天火048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09-13    作者:跳舞

果然如乔安之前所言,此时外面的雨,已经淅淅沥沥地小了起来,只余下一点雨丝,还在飘动不休。而天空之中的乌云,还没有完全散去,正好使得三人的行动少了不少阻碍。

“我怎么会一时脑子发昏,跟你出来做这种事情?#20426;?/p>

三人伏在传来琴声的后院墙外,周瑜压低了声音,恨恨地对身旁的孙策道。

“哼……来都来了,难道你这时候还想逃回去么?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你看人家项大哥,不是一句话都没有?#24471;矗俊?#23385;策翻了翻眼睛对周瑜道。此时周瑜已经被拖上了他的贼船,自然也不需如之前?#21069;?#20282;候着:“再说,若不是怕你跟老头子告密,你以为我想把你拖着么?看看你,全身上下一抹白,要多显眼有多显眼,带上你,还更容易被人发现呢!”

“别吵了,你们俩真想被逮着么!”周瑜方要开口反驳,项逸已经低低斥了一声:“搞清楚,我们现在可是在偷窥!”

“哼哼!”孙策得意地向着不再开口的周瑜做了个你能奈我何的表情,随后探起身子,向着左右四周望了望,确认了没有下人行动之后,灵活地向上一纵身,便翻过了墙头。

望见墙后孙策示意安全竖起的一根大拇指,项逸先是将周瑜托上了墙头,自己也随即轻巧地一翻而过。

“诺,琴声就是自那栋小楼里传出来的!”三人藏身在几丛鲜花之后,孙策指着面前亮着灯的小楼,低声道:“一楼没有亮灯,看起来没有人,?#36824;?#25105;们从那里进去,只怕还是风险比较大。为了稳妥,还是自外面的栏杆翻上去,从窗户里偷窥比较好一点。”

“随便吧,这种事情我没什么经验。”周瑜哼了一声,也低声道。

“难道我就有经验了!”孙策翻了翻眼睛:“这叫因地制宜,明白么??#36824;?#36825;楼倒是不比方才的墙,我和项逸上去都不难,?#36824;?#23567;瑾瑾你……”

“给。”周瑜自怀中掏出一捆绳子,双眼直视前方的小楼,面无表情地递给一旁的孙策。

“!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孙策被周瑜递来的绳子吓了一跳,不可?#23478;?#22320;望着周瑜:?#30333;?#22791;得那么妥帖,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没有经验!”

周瑜依旧没有望向一旁的孙策,只是淡淡回敬道:“这叫有备无患,明白么?#20426;?/p>

“哼……那就这么定了,我跟项大哥先去,回头再把你拉上来!”

孙策和项逸两人猫着腰,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小楼之下,抱着柱子,手脚并用,轻轻松松便蹿上了二楼的小露台之上,再垂下绳子,将周瑜吊了上来。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推开窗户的声音,会不会惊动里面的人?#20426;?/p>

楼内的琴声,依旧在飘扬着,此时站在窗外,仅余最后一步的时候,孙策却停下了行动,转过头,紧张地望着身后的两人。

“轻一点,应该不会吧?#20426;?#21608;瑜皱着眉头,低声疑惑道。

“难说……看这宅子,也有些年代了,若是窗棂太旧,无论怎么轻,?#31449;?#36824;是会有些动静的……”孙策苦着脸,?#31034;?#33041;汁在思考着。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却不知最后一关该如何过,这委实要比一早便被周瑜和项逸拒绝还要令人?#38590;?#38590;耐。

项逸一声不吭地将两人拨开,挤到了前面,伸出一根?#31181;福?#34360;了些唾沫,在窗纸上抹了一点,待它完全化开湿润之后,?#31181;?#20877;轻轻一戳,窗纸便?#22856;?#22768;息地破了一个小洞。

“这么简单!”孙策瞪大了眼睛,和周瑜面面相觑:“之前我们怎么没有想到?#20426;?/p>

随即,他又一脸敬仰地重新打量着项逸:“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看不出啊看不出,原来项大哥你……才是最为经验丰富的那一个啊!”

“少废话,这是一个朋友教我的,我也是第一次用!”项逸狠狠瞪了孙策一眼,脑海中浮现起了元直跟自己说起这个法子时,脸上那猥琐而诡异的笑容。

“谁先来?#20426;?#34429;然项逸自己打破了最后的关口,但却依旧不太好意思第一个做出偷窥的举动,转向了孙策和周瑜,低声问道。

“呃?项大哥你不先看么?#20426;?#23385;策愕然望了望项逸,随后又一脸假撇清地用胳膊肘顶了顶周瑜:“小瑾瑾,那你来吧……呃?你也不要?哎……那这个光荣而伟大,艰巨而重要的任务,难道只能交托在我的头上了?#20426;?/p>

一边摇着头做出无奈状,孙策一边将眼睛贴上了项逸钻出的小孔。

然后,宛若被施了定身法一般,立定在原地便一动不动。

侧旁的项逸与周瑜,都看见了孙策的下巴慢慢地打开,一滴细长?#30446;?#27700;慢慢地自嘴角淌下,大有绵延不绝之势。

“喂,怎么样?#20426;?/p>

两人等了不知多么漫长的时光,周瑜?#31449;?#20808;忍不住,轻轻捅了捅孙策,低声问道。

“天……极品极品啊……”孙策一把推开周瑜顶在自己腰眼上的手,一边喃喃自语地低声道,一边还舍不得将眼睛自小孔上挪开。

“极品?有多极品?#20426;?#39033;逸也被孙策的话语和举动勾起了好奇心,忍不住悄声问道。

?#23433;?#26159;极品,是极品极品!”

孙策兴致勃勃的观看被周瑜和项逸先后打扰,带着一脸不爽的表情,转过头瞪了项逸一眼,强调了一句,又把头扭回了小孔面前。当然,在那之前他还不忘擦了擦嘴角已经快要垂到地面?#30446;?#27700;。

?#23433;?#26159;极品,是极品极品?#20426;?#39033;逸拧着眉头,疑惑地望着孙策,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一丝。

?#23433;?#35828;了,你们自己看吧!”

孙策终于暂时看了个饱,长舒一口气,自小孔上收回了脑袋,将位置让了出来。

项逸和周瑜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双眼中看出了按捺在深处的好奇。

虽然内心同样急切,但自持的周瑜在内心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将位置让给了项逸。

当项逸将眼睛凑上小孔之时,尽管与貂蝉朝夕相处,自命对美色已经有了极大的免疫力,他也在一霎那间几乎失神。

同时,也明白了为什?#27492;?#31574;方才要强调,不是极品,而是极品极品的意思了。

——很简单,因为屋内,有两个极品。

正对着窗户的,是一张宽广的大床,铺着厚厚的?#39539;?#19982;松软洁白的薄被。一个只穿着睡袍的女孩子,双?#30452;?#33181;,将脑袋枕在膝盖上,静静地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一双大眼睛,几乎被纯黑的瞳孔占去了三分之二,黑白分明,?#20102;?#21160;人。粉色的脸蛋,柔嫩不可方物。她的头发,并非一般所见的柔顺平直,而是有如自肩膀处披散下的波浪,但却更?#25945;?#20102;一份娇憨的美。

而侧对着窗户,摆放着一座古琴,一个容颜相似,而又毫不逊色的少女坐在琴前,纤纤素手轻轻拨弄着琴?#25671;J种?#32454;若葱管,修长洁白,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几乎挑不出半分瑕疵,而自侧面看去,虽然看不清全貌,但却正更好衬出了她挺拔而秀气的鼻?#28023;?#20462;长的睫毛,微微翘起的红唇,还有胸前刚刚开始发育的隆起。

只?#36824;?#22905;们的年纪都还只?#36824;?#21313;二三岁的样子,却是少了一种身为女人的妩媚气质,但,也完全足以被称为天香国色了。若说貂蝉是完美的女人的话,那么,屋内的两女,便是完美的女孩了。

项逸却没有如方才孙策?#21069;?#22833;态,只是大略扫了一眼,仅仅震撼了一小会功夫,便已清?#21387;?#26469;,自窗前?#19997;?#23558;位置留给了周瑜。

“呃……那么快?#20426;?#23385;策没有料到项逸竟然只看了一眼,便自窗前?#19997;?#26377;些惊讶,低声问道:“喂,难道你觉得那两个,不算极品?#20426;?/p>

项逸想了想,点头道:“算。”

“我就说嘛!看来我果然是料事如神,说弹琴的是美女,果然便真的是美女了!”孙策不禁洋洋自得起来:“那,比项大哥你的女人,又如何?#20426;?/p>

“比之貂蝉么?#20426;?/p>

项逸在脑中认真思索了一番,若说貂蝉的相貌不如屋内二女,那自然是不可能。但要?#30340;?#20108;女次于貂蝉,似乎也并非如此,?#31449;?#36824;是分不出个高下:?#25353;?#33457;秋月,各擅胜场。”

?#25226;?#21834;!?#20426;?#23385;策明显被项逸的回答吓了一跳,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项大哥你的女人……有那么美?#20426;?/p>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吧。”项逸不置可否地回答道,却惹?#27492;?#31574;带着狐疑目光的问话:“那……不会是项大哥你抢来的吧!”

“胡说八道什么!当然不是!”项逸差点便没有压住音量,狠狠地瞪了孙策两眼。

?#36824;?#22312;说出了那句回答时,项逸?#21482;?#24518;起了,昔日与貂蝉初次见面的场?#21834;?/p>

池塘边,红梅点点,月色妖娆,项逸听到了低低的一声叹息。

一个纤细的背影,晚风将她身上的轻纱轻舞飞扬,月色将她的柔发染成银色。

然后,便是在王允的面前,蛮横地宣布,貂蝉是自己的女人。

项逸现在还记得,当时王允的脸色,变得有多么难看。

“或许……也可以说是我抢回来的吧……”项逸面上带着微笑,自口中喃喃自语道。

“什么?#20426;?#23385;策没有听清项逸的话,眨巴着眼睛追问道。

?#23433;弧?#27809;什么。”

项逸摇了摇头,开口道。而与此同时,却听见了几声沉闷的叩击声。

随后,便是屋内传来的女子惊呼声:“什么人在外面!”

项逸与孙策齐刷刷地转头望向了一旁的周瑜,而周瑜此刻,原本一向带着的沉静与稳妥,此刻竟也完全消失无踪,只余下满脸的惊恐。

方才,他也是一见之下,便自陷入了震惊之?#23567;?#32780;几?#23433;?#29748;女子双?#25351;?#24324;的音律,则更是令他神往不已。

方才三人?#20302;登比?#21518;院之时,精神紧张,还未有太多投入。而今亲眼看见那两名绝美的少女,再自耳中传来的清扬琴音,周瑜竟在情难自抑之下,伸出手,和着琴调叩击起窗棂来。

此前三人的交谈,都是将音量压到了最低,隔着窗户,还不致传入屋内,但现下周瑜忘情之下叩响窗棂之声,却是清清楚楚地传入了屋内二女的耳?#23567;?/p>

一?#24067;洌?#26080;数的念头在三人脑海中打转个不停。是就此逃回屋内,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还是?#32433;?#39532;上收拾行装,趁夜逃离乔?#24067;遙坑只?#32773;,在这里等到乔安出现,向他老老实实地请罪?

三个人面面相觑,虽是脑海中冒出无数主意,却始终想不出一个最妥当的办法。

“外面是什么人!”

屋内的女子声音又响了一遍,声音微微带着些颤抖,看得出,里面的女子也有些害怕。

?#36824;?#29616;在的动静却还不算大,至少宅子内的下人还?#19995;?#34987;惊动。

?#31449;浚?#39033;逸一咬牙,伸出手推开了窗棂,抢在屋内的女子惊叫之前,先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

“二?#36824;媚?#21463;惊了,但还望万勿惊动宅内主人。在下并非歹徒,只是在此借住一晚而已。但因同伴中有好音律者,听闻?#23194;?#30340;琴声,又恐惊扰?#23194;錚?#36825;才半夜循声而来。没料到一时激动,还是弄出了些响动,以致惊动?#23194;錚?#36824;望赎罪。

项逸本就仪表堂堂,此时满面诚恳地施礼谢罪,看上去便给他的话增添了几分可?#25319;?#23627;内的两名女子原本看见窗户被推开,脸上也是带了几分惊恐,此时却也舒缓了下来。

“原来你们就是爹爹提及的那三人么?#20426;?#20960;边操琴的女孩看见项逸并没有破窗而入,方才所说的话也恭敬有礼,心中也是暗自松了口气,点头道:“若是如此,那倒是我之前多虑了。此地近来颇不安宁,方才三位,却是让我?#22681;?#22969;好生吃了一惊。三?#24739;?#28982;并无恶意,那我们也不会惊动家人。?#36824;?#19977;位现下还是速速离去的好。

“是,多?#36824;媚錚?#22312;下多有失礼,这便告退了。”项逸心中?#34507;?#24198;?#25671;?#21548;口风,屋内的应该是乔安的两个女儿,而且看起来还?#32784;?#24773;理,知道照顾自己三人的面子。

“等等,你方才……说什么不安宁?#20426;?/p>

项逸刚要转身带着孙策和周瑜离开,孙策的脑袋却自一旁伸进了窗口,向着方才与项逸对答的女孩子问道。

那女孩微微皱眉,但却没有出言斥责,只是低声道:“这些事情,三位明天自?#19978;?#29241;爹相询,何必来问我?#20426;?/p>

“呃……”孙策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顿时脸上讪讪地有些挂不住,缩回了头去。

“?#23194;?#26041;才所奏,可是自己所作之曲谱?#20426;?/p>

孙策住嘴了,可一旁的周瑜?#20174;?#24320;口了。?#36824;?#21364;没有如孙策一般,自一旁将脑袋伸到窗边。

“没错。”那女孩子看起?#27492;?#26377;些不悦,但也只是秀眉微微一蹙,依旧礼貌地回应道:“这位便是方才所提到,喜好音律的那位么?#20426;?/p>

“是。”周瑜此时才缓缓自项逸身旁走到窗边,向着几边女孩微微施礼道:“在下听出,方才?#23194;?#25152;奏,先是广陵散中的冲冠一节,虽然略有改动,但?#36824;?#26159;指法上的调整而已。?#23194;?#20197;女子之身,本就不适合原曲中的争?#39134;?#20240;之气。但其后一首,有俞伯?#26639;?#23665;流水之调,又有孔子幽兰之音,其中串联的,在下却从未听闻过,故此猜测,乃是?#23194;?#33258;己所创。

几前的女子听见周瑜的话,双目一亮,这才认真地打量起面前的这名白衣少年来。

黑夜之中的一袭白衣,此时显得尤为醒目。一头漆黑的长发以一个银?#32933;?#36215;,自脑后洒然垂下。斜飞入鬓的双眉之下,一双眼睛深邃似水。他的嘴唇出奇的薄,而?#20063;?#27809;有太多血色,显得略略有些苍白,但却显不出?#22238;#?#21453;倒让人觉得,他天生就该长成这样子才是。他的面孔洁白如玉,始终保持着端庄自若,但双眼中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雅笑意,而蕴藏在其后的,是深不可测的智慧。

望着面前少年那俊美如画的面容,几边的女孩子不由面上飘过几缕绯红,微微低下了一点头,轻声道:“谱曲不易,这只是我一时游戏之作而已,本也是编来自娱自乐之用,不登大雅之堂,不?#20808;?#34987;你……听了去。”

“已经很好了……”周瑜面对着面前的女孩,竟似也有些失态一般。

几边的女孩子,双颊又红了红,低着头没有开口。

“在下……在下柴桑周瑜,字公瑾,不知?#23194;鎩?#21608;瑜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话中的意思已经表露无?#25319;?/p>

“我……我……”女孩子低着头,犹豫了一下,自口中轻声道:“女孩子的闺名,怎么好那么轻易告诉别人?#20426;?/p>

周瑜的双目中闪过一丝失望,?#20174;?#21548;见那女孩子以几乎细不可辨的声音道:“我是妹妹,床上的是我的姐姐,你……就叫我小乔好了。”

“干,周瑜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31354;?#25165;几句话,居然都已经勾搭上手了……”

一旁的孙策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满面羞红,低着头玩弄着衣角的小乔,和身旁腼腆笑着的周瑜,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那么……那一个就该叫大乔了吧?#20426;?#23385;策挤眉弄眼地向着床上望去道,心里开始痒痒了起来。

自己和周瑜自幼便是?#20004;?#22909;友,面前这两个绝美的女孩,妹妹看上去明显已经对周瑜倾心,那么姐姐……

?#25319;?#30475;样子,自己跟周瑜这对兄弟,弄不好还能混个连襟呢啊。

?#36824;?#23385;策又转头望向了床上的大乔,自三人露面以来,大乔便一直双?#30452;?#30528;膝盖,将下半边脸深深地埋在怀中,一声不吭地只露出一双如湖水般清澈的眼睛望着窗前的三人,目光中含着一丝……畏缩。

一阵喧闹声突然传进了三人的耳中,引得三人齐齐一惊——难道……是被发现了?

项逸首先皱起了眉头,机警地转过头去,心忧是否被起夜的家丁侍女看见,但仔细?#30452;?#20043;下,却发现整个院落内依旧是安静无比。声音传来之处,却是离这里尚有一段距离。

?#23433;?#26159;我们被发现了。”项逸望着周瑜孙策两人,微微摇了摇头道。虽说自己三人并非做了什么坏事,但夜探少女闺房,被发现了,总是件难堪的事情。

“又来了?#20426;?/p>

小乔皱了皱眉头,略带了一丝不悦道。

“又?#20426;?#39033;逸听出了小乔话中的疑点,皱眉问道:“这喧闹……是怎么回事?#20426;?/p>

方才与周瑜一见之下,小乔的心中已对面前的周瑜萌生了一丝不薄的好感,此刻面对三人,倒也不像方才?#21069;?#22320;方,大大方方地开口道:“前段时间,差不多每个晚上都会这样闹上一阵,听爹爹说,是城外的山越人经常在晚上到城下骚扰,?#36824;?#22478;内的守军不少,他们最多也?#36824;?#26159;虚张声势地闹上一会,便撤走了,所以虽然开头大家都还有些紧张,但时间长了,也就不太在意了。”

“刚才你说的,城中不太安宁,就是指那些山越人?有多久了?#20426;?/p>

项逸心中微微一凛,向着小乔面色?#32420;?#22320;问道。

“大约……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吧。”小乔望见项逸面色肃穆,心头略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道:?#26263;?#24466;附近有不少山越人居住,但他们此前也?#36824;?#26159;袭击一些村镇而已,从没有这样向着城池攻击的先例。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回事,每天晚上都到城下闹个不停。”

山越,是扬州?#35282;?#20013;居住的异族,百越中的一支。项逸虽然此前便听说过这一支异族的存在,但却?#19995;?#20146;眼见过。

虽然与匈奴、羌人等同为异族,但是与北方异族不同的是,山越并不?#20113;?#20853;见长,而都是能够在山林中纵跃如飞,天生的山地?#32478;俊?#34429;说北地骑兵来去如风的劫掠同样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但?#31449;?#26159;能够与之正面对抗的民族。?#38498;何?#24093;?#19981;?#21435;病北伐匈奴以来,大汉在对北面的战争中一直保持着优势。

而山越则不同。南方丘陵地带的山林,成了他们最好的防卫。只要他们愿意,便可以离开山林,?#38498;?#20154;的村镇进行劫掠。而一旦失利,只需逃进山中,无论多少兵马,也无力在地形不熟,又不便于大军作战的山林中对山越进行征伐。

而且更为令人头疼的是,因为生活在汉地,山越人也?#38498;?#20154;手中学来了冶炼的技巧,而深远?#24742;?#30340;山地中,有着丰富?#30446;?#34255;。因此不同于连一口铁锅都必须?#38498;?#20154;手中取得的匈奴与羌人,山越所需要的兵器,尽可以自己铸造。

“有点不对劲……”

项逸凝神肃容想了一会,喃喃道:“袭扰了一个多月,毫无成效,依旧不曾放弃,这对山越人?#27492;担?#26410;免是太过赔本的买卖了……”

“什么意思?#20426;?#23385;策愣愣地望着项逸,不解道。

“项逸说得没错,山越这样做,的确有些令人?#21568;狻?#38590;道……”

周瑜闻言,却不像孙策?#21069;灃露?#21516;样缩紧了眉头,点头道:“他们想要丹徒城?#20426;?/p>

“城里的守军有多少人?#21487;?#36234;有多少人?太守是谁?#20426;?#39033;逸急急扭过头,向着小乔道。

“太……太守叫张英,别的……别的就不知道了……得?#23454;?#29241;……”小乔望见项逸面上的?#32420;啵?#24515;里有些惴惴,轻声答道。

?#21543;?#36234;有可能是真的想要这座城。明天我们会和乔大叔说,如果可能的话,尽快搬离这里吧。”项逸叹了口气,正色道:“虽说只是猜测,但万事还是小心些好。”

“啊?#22570;?#36208;?#20426;?#23567;乔明显一愣,一双大眼睛?#20415;?#24867;地呆住了:“我们已经在丹徒住了许多年了,只是靠着一个猜测,就得搬走么?#20426;?/p>

说完,她又将目光投向了项逸身旁的周瑜。

周瑜的目光与小乔在空中接触,也同样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一月来虚张声势的袭扰,只?#36824;?#26159;为了迷惑守军罢了。那个张英……我此前的听过,刘繇的手下,本就没有什么将才,只怕会中了这等?#39047;?#20063;未可知。若是哪一天城中的守军懈怠,让山越攻进了城中的话……”

“啊!”小乔惊呼一声,害怕地望着周瑜。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真正的山越人,但蛮族嗜血好杀的印象,心中自然还是有的。听见周瑜也这么一说,不禁心中有些担忧。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先行告辞了。”项逸向着屋内的大乔小乔一拱手,温言道:“明日我们会与令尊再提起此事。二位好好安歇吧。还望……我们三人的唐突之举,二?#36824;媚?#33021;代我们隐瞒下来。”

“嗯!我不会说的,姐姐也不会!”小乔又望了窗前白衣飘飘的周瑜一眼,点了点头,垂下了眼睛,双颊绯红,坚定地道。

而床上的大乔,依旧保持着项逸刚推开窗时的姿势,整个人蜷成一团,连白生生的小脚丫都紧紧缩在了一起,用那?#20113;?#40657;的双眸怯生生地望着三人,抿紧了嘴唇一声不吭。

项逸刚要伸手去阖上窗户,却听见原本只是?#23545;?#20256;来的喧闹声,突然变得高亢而激烈起来,而其中,竟然还掺杂着隐隐的?#21543;?#22768;与欢呼声。

项逸的面色顿时一变,扭过头,将耳朵侧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脸色渐渐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该说是?#20197;?#36824;是不幸呢……”孙策与周瑜也同样听见了那喧闹声的变化,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怎……怎么了!”小乔顿时有些着慌,望着面前三人骤然变得难看的脸色,双手握紧了衣角,惴惴不安地开口轻声问道。

“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山越……进城了。”

孙策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

“啊!”

小乔顿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叫,身子一倾,几乎将身前几案上的古琴都碰掉在地上,原本如花的娇餍,此时已挂上了满面惶恐。

而床上的大乔,却连一丝一毫都没有动过,依旧是此前的姿势,此前的表情,看上去,仿佛根本没有听见窗外已经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明显的喧闹,与三人的话一般。

“那……那该怎么办!”小乔急得眼泪都快掉了下来。此时即便没有周瑜三人所言,她也能听出窗外传来的声音有些不对了。此前的月余,山越人?#36824;?#26159;在城外作势喧闹一阵,便自偃旗息鼓。而如今,不但那喧闹此刻仍未消失,甚至还有着愈演愈烈的迹象,向着城?#26032;?#24310;了开来。

“先和令尊谈谈再说别的吧。”项逸皱着眉头,方一开口,已发现院落内也已开始了纷扰不安。不少原本已经熄了灯的房间重新亮了起来,而原本已经寂静下来的宅院,也开始有着下人走动不停。?#36824;?#30446;前似乎还没有人有心抬?#24223;?#19978;望去,倒是?#19995;?#34987;发现。

“先进来再说吧!”项逸一个纵身,已经自窗口翻进了屋内,摆摆手示意小乔不要担心,和声道:“暂待一会便离开。?#23194;?#35831;安心。”

小乔点了点头,也没有如项逸此前所担心的?#21069;?#24778;叫出声。面前的三个年轻人,自面相上看,都不是什么凶恶之徒,何况此时外面已经喧闹成了一片,除了周瑜之外的两人,看上去似乎都有几?#32440;?#20581;,有他们在这里,反倒还是安心了一些。

然而,令项逸想不到的是,此前一直与他们三人对答的小乔泰然自若,却是抱着双膝,埋着脑袋,?#19995;?#24320;口过一声的大乔,双眼中原本的畏缩一下便升级为了惊恐,张开小嘴骤然惊叫了起来。

大乔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颤抖,一双白嫩如藕的小腿乱蹬着,向着大床的里面拼命缩去。而小嘴里发出的尖叫,竟然一刻也不曾停止。

“姐姐!”小乔方才被城中的喧闹吓得乱了心神,晕乎乎地竟然忘了自己的结界,此时被尖叫一震,这才省起,急匆匆自几前站起,快步来到床前,一把掩住了大乔的小嘴。

“乖,姐姐,不要怕,他们不是坏人,别叫了好不好?#20426;?#23567;乔满面温柔地将脑袋凑到大乔耳边,轻声低语道,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将大乔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大乔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鸽子一般,在被小乔抱住之后,便整个人缩进了小乔的怀中,虽然止住了叫声,但依旧全身颤抖个不停,双眼?#24551;?#22320;望着项逸三人,再?#35748;?#20837;了沉默,任由小乔在身?#38498;?#20010;不休。

看起来,倒仿佛小乔才是姐姐,而大乔反倒是不懂事的小妹妹一般。

而孙策此时,也?#37027;?#22320;咽下了喉咙中的一口口水。

两个刚刚开始发育,有着精致绝伦面容的美少女,在一张大床之?#19979;?#25265;成一团,一个满面惊恐,一个满面温柔。一个楚楚可怜,一个落落大方……

大乔整个身子瑟缩成了一团,那无辜的表情,几乎可以让最正直的男人都充满凌辱的欲望。而一旁紧紧抱着她的小乔,还将自己那微翘的小嘴,凑在她耳边窃窃低语着,一边紧紧将她颤抖个不停的娇小身躯搂在自己的怀?#23567;?/p>

“天……要是我也在那张床上的话……”

孙策一时间几乎忘记了窗外的喧哗声,整个人都陷入了自己的幻想当?#23567;?/p>

此时,?#35785;?#30340;脚步声自楼下匆匆响起,渐渐向着二楼靠近起来。

“天……这下完了……”

项逸无奈地一把捂住了额头,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30446;?#39118;暴雨。

“怎么了!刚才是大乔在叫么!”

吱呀一声,屋门被推开。乔安的人还?#19995;?#36827;门,焦急的声音已经先传了进来。

然后,落入他目中的景象便是——大乔满面骇然地缩在?#27493;牛?#23567;乔也紧紧抱着自己的姐姐,目光投向床前。

而床前站着的,赫然正是白天来到自己家中借宿的,那三个年轻人……



下一篇:
回首页: 天火燎原
上一篇:

浙江福彩12选5开奖号码
中福快三计划计划网 篮球场地标准尺寸 2019年福彩走势图 福彩七乐彩周一走势图 千炮捕鱼2天天赢话费 双色球红球6振幅 吉林快3专家预测群 智能平码走势图 pk10冷热号分析 黑龙江11选5开 视频彩票玩法技巧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cctv5体育节目表 山东十一选五直播开奖 广东11选5买一个数买热号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