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无双·吕布】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08-11    作者:跳舞

无数马蹄敲打着大地,那些身穿黑色铁甲的骑兵,先是分出两队从?#25970;?#20004;边顺着城墙杀了过去l城墙下,手持着刀剑的联军步兵似乎被惊呆了,直到敌人的长矛刺穿了自己的身体,发出惨叫声,其他的步兵才猛然意识?#21073;?#25932;人居然在自己攻城的时候,开门出击了11城墙下那些拼死用身体架住云梯的士兵则是最悲哀的,他们的力气早已经因为顶住云梯而用尽了,面对敌人骑兵冲刺的长矛,他们只能闭目?#20154;饋?#22478;墙下无数的联军步兵被吕布的骑兵驱赶的四处溃散,这些用来攻城的步兵身上都没有穿盔甲,他们都是轻步兵,因为厚重?#30446;?#30002;在艰难的爬城中会成为致命的累赘,?#19978;?#22312;面对敌人恐怖的骑兵冲锋,没有?#24049;?#38450;御能力,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致命的弱点l项逸已经顾不上在和敌人厮杀了,他大声呼喊着,命令身边仅存的百十人迅速从云梯下去l他看见了其他城头的河内兵还在绝望的和敌人做最后的搏斗——他们那里的云梯已经被城下的骑兵砍断了。项逸心中阵阵剧痛,大吼着砍倒逼上来的两个敌兵,身边的部下死死拉着他遇到了后面,然后十几个河内兵冲着?#20808;?#29992;自己的身体堵截住了涌过来的敌兵,一个人狂吼:“将军,快下城11”项逸听出来喊叫的那个人正是昨天跪下向自己效忠的那个河由兵的队长,忍不住发出一声悲嘶,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忽然喷了出来,然后一阵头?#25991;?#30505;,身边又有几个部下连忙死死拽着他,把他拖下了云梯。

项逸在短暂的眩晕后,立刻恢复的神志,就要再往城头上?#28291;?#21364;被云梯下面的部下死死拉住脚,部下吼叫?#28291;骸?#23558;军,他们活不了了,回去,还能报仇啊11”

“报仇啊……”

……报仇啊…………报仇啊…………这句话好像一道闪电划过项逸的脑海,他脑中一阵剧痛,然后忽然身子一软,从云梯上摔了下去……骑兵的冲锋立刻撕裂了第二波攻击步兵的整型,他们把步兵队列冲得支离破碎,他们身上的铁甲和手中的长矛则是联军步兵们最致命的武器l往往联军步兵费尽力气才?#25345;?#25932;人一刀,却发现自己的刀根本无法给敌人带来?#25749;Γ?#32780;骑兵的冲刺下刺出的长矛,则可以在很远的地方就刺穿了自己的身体l l随后的,一匹火红的战马,像闪电一样从?#25970;?#20013;奔了出来,然后立在?#25970;?#21069;l l它身上的长长鬃毛在随风舞动,好似一团正在剧烈燃烧的火焰,它的四肢强健得好像是钢筋铁骨一样,身上的一条条肌肉分明,好似刀刻一样的有力l这匹战马低声嘶鸣,?#24378;?#20013;还喷出阵阵热气,好像一头不安分的野兽l马上的那个人,魁梧伟岸的身躯上穿着一件同样火红的百花锦绣?#33050;郟?#19968;身披普面吞头铠在阳光下奕奕生辉l身后挂着一张铁股钢铉的宝弓,一只手倒持着一柄硕大的方天画戟!方天画戟的锋刃更是在阳光下反射出道道寒光l这个人面色冷峻?#30446;?#30528;面前的数十万联军,刀刻一样的线条的脸上表情刚毅,目光阴冷,锐利得好似刀锋一样l凡是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似乎能感受到那好似已经脸上被刀割过的疼痛。

元直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吕布么……”

攻城的步兵已经完全崩溃了,陆场上四散的步兵高呼着溃败逃跑,却跑不过敌人的战马,吕布部下的两队骑兵分两边追赶,攻城的步兵们被一队一队的绞杀l联军这里的首领们在最初的震惊下立刻恢复过来了,这个时候诸侯们已经没有时间来考虑什么保存实力了l他们必须抢回已经到手的机会l他们必须攻下虎牢关11最先出马的是上党太守张扬,张扬大吼了一声:“快拦住他l拦住他们l”他部下的将军穆顺立刻带着两千骑兵冲了出去,随后,北海太守孔融部下的勇将武安国也领着两千骑兵冲了出去。

第二波的攻击队伍大多是这两?#20998;?#20399;的部下,他们必须把自己的部队从那里抢出来1!

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22235;?#38459;挡吕布的铁骑了,在数万人的面前,所有人清楚?#30446;?#35265;,冲在最前面的穆顺将军第一个碰上了吕布,结果那个可怕的猛格手里的方天画戟扫过,寒光闪闪的锋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弧线,然后穆顺将经被拦腰斩断l他的下半截身体还坐在马上,可是上半截身体在吕布手中大戟的一扫之下,直飞出了有十丈远,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l那血肉模糊的半截身躯似乎在地上还挣扎了几下,方才死去。

吕布大戟一挥就解决?#22235;?#39034;,然后他的骑兵随着他狠狠的冲进?#22235;?#39034;的骑兵队伍l失去的将领的联军骑兵在吕布的铁甲骑兵的冲击下,刚一接触立刻就溃败了。武安国的骑兵随即就赶了上来,迅速和吕布的队伍纠缠在了一起。武安国只觉得眼前忽然一道刺骨的寒风,下意识的用手里的大锥横挡了一下。铛的一声,他的左手的铁锥立刻飞上了半空,武安国左手鲜血淋漓,手掌的虎口已经被震裂。一支硕大的方天画戟出现在眼前,寒光闪闪又向他扫了过去,武安国用尽浑身的力气,将右手的铁锤迎着大戟挡了过去,一声清脆的金属碎裂的声音,武安国觉得右手剧痛,再看自己的铁锤已经被击飞,而吕布的方天画戟顺?#25340;?#36807;,武安国的一直手腕也被割了?#21525;磍武安国大叫一声,拨马就走,吕布冷笑一声方天画戟空中一扬,身后的铁甲骑兵跟着他,直接朝着联军的军阵杀了过来l l铁蹄铮铮,践踏得泥土飞溅!

曹操夸旗一挥,大军退守入大营,强努弓倚射住了阵脚,吕布骑兵无法靠近,却把阵前得那些攻城的溃败步兵杀的片甲不留,连穆顺和武安国的两只骑兵也淹没在?#22235;?#25903;黑色的铁流当中。

那些铁甲骑兵耀武扬威的在战场上来回驰骋,把那些重伤未死的联军士兵一一刺杀,随后随着吕布方天画戟一挥,得胜回城。留下旷野中无数残破的尸体。

这一?#21073;?#32852;军第一波攻城的数千河内军几乎全军覆没,而最后因为云梯被城下敌人骑兵所断而困在城墙上的河内兵更是全数战死l第二波攻击的步兵被吕布拦腰狙击,溃败后,回去的不足三成。

后世战史记载:虎牢关下第二?#21073;?#21525;布大破关东联军,斩杀关东联军将领穆顺,重伤武安国,斩首万余级!

?#21834;?#25105;不服……报仇啊……”

一张张陌生的脸从眼前闪过,他们有的满脸鲜血,对自己怒号,有的面色阴冷对自己冷笑……他们是谁?他们是谁??

?#36335;?#30524;前又出现?#22235;?#20010;身?#21834;?#22905;在起舞中缓缓地倒在地上,她的眼神迷离:“大王,也许我们的相逢是个美丽的错误……”两行清泪从她的眼中流了?#21525;矗布?#20957;结?#26432;?/p>

她是谁?她是谁?为什么我看不到她的脸?她是谁……“我不服l我不服啊l l”

项逸猛然惊?#30505;?#21912;息中胸膛剧烈起伏,然后他就看见了元直那张阴沉的脸。

“你醒来了? ““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记得我掉了下去…一”

元直?#22478;?#19968;笑:“有两个答案,第一种‘是我单枪匹马冲?#20808;?#21644;吕布大战了三百回合后把你抢回来的。’,第二种‘你命大,你的那个帝王之相救?#22235;?#30340;小命,乱军中被人抬回来的。’,你愿意相信哪一个?”

项逸没有笑,他的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他静静?#30446;?#30528;元直:“他们呢? “元直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他们……都死了……除了拍你回来的十几个人。”

“都死了……”项逸嘴里轻轻的念着这三个字,他的语气?#36335;?#24456;平淡。

“是的,都死了。”元直的声音中蕴含着一丝悲壮:“最后攻上城墙的还有几百人,全部战死了。”

项逸忽然抬起头,他的眼?#26032;?#20986;痛苦之色,异常认真看着元直:“我本来是想帮助他们l”

元直心里暗暗叹息:“我知道。”

“我把方悦的人头抢回来只是想为他?#25970;?#21435;屈辱l”

“我也知道。”

“如果我没有?#25970;?#20570;,他们或许现在还在后方看押?#35206;蕁?#39033;逸的声音忽然开始颤抖。

“项逸l”元直忽然瞪起眼睛大吼一声:“你这个小混蛋给我听好了l现在不是你自责的时候I你也没有害死他们l如果你要报仇,?#25970;?#20320;需要的不是用刀子割掉你自己的头颅,而是去割掉吕布的头颅1 L “项逸忽然浑身颤抖,他的牙齿咬得格格响,他的脸上有东西从眼睛里缓缓的流了出来。

“项逸……你在流泪? “。不,你错了。”项逸的声音?#24067;?#21464;得异常冰冷:“我在流血。”

元直看着项逸,他的身子隐在营?#25163;?#30340;阴影?#24405;?#21160;的发抖,好像一只愤怒的狮子。

虎牢关第二战后十天里,在吕布每天都跑到联军大营前搦?#21073;?#21487;是已经被吕布的铁甲骑兵吓破了胆子的联军已经不敢再出战了。曹操曾经派了部下的夏侯敦将军带兵和吕布打了一场,结果大败而回,使得原本已经很低落的士气完全降到了谷?#20303;?/p>

项逸身上?#36824;?#20260;了十一处,其中有九处刀伤,另外两处是从云梯上摔?#21525;?#30340;跌伤。

军中大夫把项逸的伤口处理好以后,曹操几乎每天都来看望项逸嘘寒问暖。

元直看着曹操来来去去,从来不发一眼,总是眯着眼睛打量他。

“你的眼神很奇怪,我是?#30340;?#30475;着曹操的眼神很奇怪。”

元直默然,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项逸,你看现在的这些雄霸一方的大人们,将来究?#39038;?#33021;成为真正的霸主B?”

“你的意思是……曹操?”

“没错。”元直点了点头,他的眼中忽然露出一种凌厉的精光,项逸知?#28291;?#21482;有在很少的时候,元直的眼中才会露出这种奇异的神采:?#23433;?#30402;德现在雄踞陈留郡,虽然目前兵马不多,但是他手下的人才却是最雄厚的。曹操善于?#38472;剩?#25163;下大将归心。他为人又是城府极深,?#20013;?#25165;大略,素来为才是举。现茌的关东诸侯中,只有他的帐下聚集了最多的人才。只要能给他一年整顿兵马在陈留站稳了脚跟,?#25970;矗?#20170;后中原之大,恐怕没有?#22235;?#22815;和他一争高下了。”

“那又怎么样?”项逸冷笑。

元直叹了口气:“难道你看不出,曹操一连几天来看望你,是想招揽你么?”

项逸叹了口气:“元直,如果你认为曹操真的是个值得你辅佐的人,?#25970;?#20320;就去辅佐他吧。”

元直的脸色忽然变得像冬天的冰雪一样寒冷:“项逸l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你忘记了……”说到这里,元直的目光?#30452;?#24471;很?#33041;梗?#33080;色渐渐柔和:“忘记了我们的?#38590;?#20102;4?”

项逸猛的一震,轻轻低?#38126;骸?#25105;们的?#38590;?#21621;……”

项逸想起了光和七年,也就是六年前的那个冬天的夜晚,在襄阳城外那片白雪覆盖?#30446;?#37326;中,在那个明亮的月亮下,三个胸怀大志的少年跪在当场,用他们共同的热血和抱?#28023;?#35768;下了一个一生的?#20449;担?#19968;个坚定的?#38590;浴?/p>

?#21834;?#29992;我们共同的力量,用我们的一生,来改变这个乱?#28291;?#36824;给天下一个光明吧l”

那天雪夜的寒风下,三个瑟瑟发抖的少年凝视着彼此,忽然同时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从那一刻起,他们就是一生的伙伴。

他们不是?#20540;埽?#20182;们不会说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之类的屁话,更不会将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向日死”之类?#30446;?#35805;挂在嘴边。常常很多当初立这种?#38590;?#30340;所谓的?#20540;埽?#22312;自己的某个?#20540;?#30495;的先死了之后,几乎没有人会真的履行他们所说的“同年同月同日死?#38381;?#26679;的?#38590;浴?/p>

在那一夜,三个少年彼此发誓。

“我们之中如果有谁先死了,剩下的人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完成我们共同的这个?#38590;詌”

风雪中,三个嘴唇冻得发紫的少年,脸上的神色却是无比的热切l项逸清楚的记得,那一年,元直142,自己13岁,而孔明只有12岁。

“已经……六年了么……”项逸喃喃道。

两人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22235;?#31181;深深的热?#23567;?#28909;血豪情、还有心潮澎湃。

元直的眼睛?#26032;?#20986;深思的目光:“孔明……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同样作为水镜先生的弟子,孔明拒绝了水镜先生的推荐,没有和项逸元直他们一起随刘表大军出征。

“你们认为,我们现在学到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么?已经多到能够完成我们的?#38590;?#20102;?”临行的那天孔明这么说。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思索。

“你们去吧,去经历战争的历练和鲜血的洗礼,我……?#20506;?#35201;考虑一些东西,考虑如何放下一些东西……”

当目送着项逸和元直随军出发后,孔明淡淡一笑,轻轻自语?#28291;骸?#26377;些事情总是需要有人来背负的,既然如此,就让我一个人来担起选个责?#20255;桑?#35753;我一个人放下……”

?#21834;?#25918;下人性的枷锁吧。”孔明的声音中泛起一?#21487;?#21051;的残酷,冷的像冬日的寒冰。

虎牢关第二战惨败的第二十天,联军终于得到了一个好消息?#27827;?#20110;盟主袁绍大人率领的大军联军将士们的浴血奋战英勇杀敌,当然,也是在尊贵的盟主袁绍大人的英明领导下,已经攻克了汜水关(事实上是守将李肃看大势己去,开门投降)。然而后面的消息则是真正的?#27809;?#29282;关下的联军?#38472;?#21916;上眉梢了——盟主袁绍大人得知虎牢关下战况不利,大为恼火,现派联军诸侯之一,?#36924;?#22826;守公孙瓒领本部两万骑兵前来相助1-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乎什么盟主袁绍大?#22235;?#28779;不恼火了,所有的人都为了公孙瓒的骑兵部队的到来而感到高兴!

几乎所有的联军士兵都承认,此次关东联盟中兵力最强的部队或许是别人,但是部队战斗力最强的,无疑是号称“白马将军”公孙瓒手下的那两万来自北国幽州的白马骑兵l公孙瓒是在曹操接到消息后的第三天夜晚赶到的,看得出来他一路没有耽误,马不停蹄的长途行军。

公孙瓒一看就是一个豪爽的武人,他没有像其他诸侯那样穿着常常的?#33050;?#21644;软甲。

他是一身标准的武将装束,威武的铠甲,手持大槊,骑着他那闻名天下的白马,看?#20808;?#39553;勇彪悍。更让人赞叹的是,他部下昀两万骑兵,个个看?#20808;?#24378;壮精神,他们胯下的座骑无一不是通体雪白的白色战马,每个人的头盔上,都插了一支白色的羽毛。

得知援军的到来,所有的诸侯大人们都出?#20174;?#25509;。项逸和元直则?#23545;?#30340;站在后面看着公孙瓒的白马骑兵缓缓的步入联军大营。

“哼l”元直忽然冷笑:“这样的部队,全部用白马,可见公孙瓒这个?#19968;?#34429;然摆出一副武将的样子,其?#20498;?#23376;里还是个爱慕华贵的士族豪强。这支骑兵好看是好看了,只是这?#21482;?#32780;不实的部队,真的是吕布那支噬血铁甲骑兵的对手么? “项逸没有回答他的话,他的目光一直落在三个跟在公孙瓒身后的人身上。?#26082;?#30340;说,是三个人中间的那个穿着皂绿色?#33050;?#30340;红脸大将,他一只手里倒持着一柄印有明明月亮和张牙舞爪蛟龙的硕大的战刀,一只手轻轻的拢着他那颌下气派不凡的长有两尺的长?#20303;?#20182;端坐在一匹浓鬃战马之上,逼人的气势由如一只蓄?#25340;?#21457;的猛虎,可以随时随地爆发惊人的杀伤力,去摧毁阻挡他的一切障碍l他那两条卧蚕眉下的风眼半闭半开,嘴角凝固一丝自?#21898;?#28982;的冷笑。

那个将军似乎察觉到了项逸的目光,风目微微睁开,一抹锐利的目光朝着项逸射来1元直也看到了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原来是他也来了……那个汜水关下刀斩敌人主将华雄的猛将——美羽将军啊。”

吕布深深明白自己的责任,义父董卓给了自己五万最精锐的兵马,还派来了最狡猾的谋士李儒,等于是把挡住关东联军的全部重?#35859;?#32473;了自己。

目前看来战况对自己还是有利的。先是第一战趁着夜袭彻底击垮了河内太守王匡的兵马,第二战按照李儒的计?#20445;?#22312;对方攻城的时候先示之以弱,吸引对方的大批步兵上前,等敌人的步兵在没有防御工事的?#21050;?#19979;暴露在旷野上的时候,出动自己最精锐的铁甲骑兵以?#20570;?#20043;势忽然出城,把敌人的一万多步兵一扫而空l这两仗无疑都赢得?#27973;?#28418;亮。除了……除?#22235;?#22825;那个在城墙上的敌将……该死的,他带的那第一批攻城的队伍确实出乎意料?#37027;浚?#35753;自己的守城军队付出超过原来预计两倍多的损失。对方攻上城头的?#36824;?#26377;不到一千人,虽然张辽带的守城部队把他们全部都杀光了,可是自己也付出了一千五百人的损失。

吕布阻止自己再想下去,他怕自己一努之下会忍不住带人出城去硬闻联军大营,去找那个害自己损失了一千五百精锐军兵的敌将。

吕布收回那充满杀气的目光,又看了看手里的探马禀告的军情:联军白马将军公孙?#22581;?#39569;兵两万增援虎牢关。

吕布冷冷一笑:“就是那个名声在外的‘白马骑兵’么……”



下一篇:
回首页: 天火燎原
上一篇:

浙江福彩12选5开奖号码
曾道人官方特码主论坛 广东快乐10分开奖遗漏 2019年青海11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平台代理 足球大小滚球盘技巧 微博彩票 2019年12月3日福利彩票开奖 香蜜湖娱乐城大门 七星彩带坐标带连线基本走势图 好运彩3投注河北 ag真人试玩网址 安徽风采25选5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新疆时时玩法大全 131期小鱼儿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