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5-01-19    作者:跳舞

“主公!这仗没法打了!”
浑身浴血的夏侯渊跪在曹操的面前,满面激动,悲愤,无奈。他的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数十道伤口,左肋中的一道刀伤深可见骨,甚至连包扎都来不及,就任?#20260;?#35064;露在空气之中,血肉模糊。
“那个高顺……混帐高顺,混帐陷阵营!!!”
夏侯渊穿着粗气,身体因为过度厮杀的脱力而不停地剧烈颤抖着:“我们根本没有办法?#31456;?#37096;队,投上去一批,马上就被打散一批,然后就只能任由他们跟吕布军混战在一起,什么阵型都没有,什么组织都没有!偏偏高顺那个?#19968;?#26681;本不留下来缠斗,无论我们在哪里?#24230;?#26032;的兵力,他都只是带着陷阵营过来将我们的部队冲散,然后就马上撤走,偏生又跑得飞快,追也根本追不上……”
“哇啊啊啊啊啊!!!!”说到激愤处,夏侯渊忍不住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地上,双目之中几乎要流出泪来。
说起来,也实在怪不得他。真刀真枪地打,纵使战死也不冤枉,但高顺这样的打法,则完全是将两军的沙场对决打散,变成了无数个小规模的流氓殴斗。在这种混战?#25314;?#20160;么阵?#20572;?#20160;么计策都已经完全失效,唯一起作用的就只有士兵的单兵战力与数量。
“没法打了?妙才,我是不是可以把你的话理解为,你从战场之上擅自撤退,是想劝说我向吕布投降?”
曹操没有低头,望也不望一眼夏侯渊,只是口中淡淡?#21422;?#36947;。
“不……属下绝非此意!”夏侯渊急忙重新跪?#25314;?#20302;头肃声道:“我军与吕布军势?#20260;?#28779;,今日一战,除非一方彻底覆灭,否则不会?#25112;帷?#23646;下只是觉得……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就算吕布不管自己部下的伤亡,但我们可不能这样陪着他发疯玩下去!属下想……如果把豹骑?#24230;?#25112;斗,是不是会起到效果?”
“虎骑已经完了,子和也死了,难道我应该把豹骑也丢进去?”
曹操的声音冰冷如三九天的寒风:“豹骑是用来与对方的精锐部队对决的,不是?#24230;?#36825;样的战场去跟对方拼消耗的!”
“但是再这样下去,恐怕连将豹骑?#24230;?#25112;场的机会也没有了!现在不?#24230;耄?#38590;道……”夏侯渊抬头望了望曹操的?#25104;?#21676;了咬牙,狠心道:“难道主公要留着他们,打算在战败的那一刻护卫逃离么?”
出乎夏侯渊意料的,在自己说出这番话之后,曹操竟然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勃然大怒,反倒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战败?#21051;?#31163;?这种念头,我曹孟德可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呢!?#27492;?#32988;,先?#21450;埽?#36825;种样子打仗,哪还能有不败的?放心吧,妙才,我们这一战,绝不会败!”
“为什么?就因为那个项逸?”曹操并没有发火,这令夏侯渊松了口气,但对于目前的战局却仍然是惴惴不安:“万一在他出现之前,我军就已经先崩溃了……那又如何是好?”
“这是你们的任务!”曹操突然自方才的大笑变作了声色俱厉:“我军三万,吕布军五万,人数上的确是多过了我等。但是区区两万的兵力优势,就能让我军连半个时辰都撑不到便溃败?官渡那一战时,我军与袁绍的兵力对比可是比现在更为悬殊,但最后战胜的,是谁?#21051;?#22909;了,我下面不想再听到任何人过来告诉我,撑不下去!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希望是由吕布军的士兵杀到我的面前来亲自告诉我,因为那意味着你已经战死在前方!”
“是!主公!”见曹操心意已决,夏侯渊也不再多言,紧咬着牙关答应道。
转过身去,刚要强忍着身上大大小小数十处伤口的疼?#31895;?#26032;回归战场,夏侯渊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眼神凝固在了前方远处的城墙上。
长安高大的城墙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身影,骑在马背上,冷冷地望着前方的战场。
尽管如此遥远的距离之?#25314;?#26681;本没有办法看清对方的面孔,而只是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而已。但对方那挟带着澎湃暴威的眼神,竟似穿过了整个战场,以一种众生臣服的姿态君临。
身下的红色战马,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耀目。手中的画戟所?#20102;?#30528;的寒光,灿烂如天空中的星辰。
“吕布,你终于出现了啊……这一天,我可是已经?#21364;?#20102;好久呢。”
脸上缓缓挂起了一丝微笑,曹操向着前方的吕布伸出了右手,?#32456;?#32531;缓向着自己的方向招了两?#23567;?br /> “担心项逸的?#20173;?#19981;得不亲自出马解决这一战了么?”
“不过……或许这一战将是你的最后一战了啊!”
不知是否看见了曹操的微笑与那个挑衅的手势,城墙上的吕布也动了。胯下的赤兔前蹄高高举起,半身仰天长嘶了一声,随后……竟然奋力腾空向着前方高高跃起。
飞临!七丈高的城墙,似乎在赤兔的面前根本不成为阻碍。长嘶声中,赤兔的一跃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如同?#19978;?#20110;天空中的天马一般,吸引了战场之中所有人的目光。
马鬃在烈风中剧烈地舞动,使得赤兔背上的吕布威风凛凛,看起来像是被笼罩在火焰之中的战神。在那一刻,时间仿佛都为之凝固,而吕布与赤兔静止在了空中一般。而在这一战之后幸存下来的战士,每一个人的脑海中都再也不会忘掉这一刻的画面。
那是绝对的武力,绝对的霸气所带来的致命威压。在此刻的吕布面前,即便是日后坐上了楚帝之位的项逸,也要为之相形见绌。
长嘶声中,赤兔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坚硬的土地,惊人的高度对它似乎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连一点缓冲的时间都没有,马上便再度扬起了马蹄,以惊人的速度冲向了混战一片的战场,卷起的滚滚尘烟在马蹄之后拉出了一条长带。
人?#26032;?#24067;,马中赤兔。几乎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吕布已经穿过了城墙前?#30446;?#22320;,触及了战场的边缘。然而面对己方的士兵,吕布所做的却并非停下马来?#21364;?#20182;们让出通道,而是——挥戟!
没有人看见他如何出手,寒光一闪而过,一?#24067;洌?#21525;布周围的士兵已经化作了一块块的尸体。每个人的脸上,甚至连惊骇的表情都来不及做出,便已经被吕布的画戟所夺去了生命。
赤兔奔驰的脚步丝毫不停,在吕布的操控下完全无?#21448;?#22260;密布拥挤的士兵,只是将这里当作空旷的原野一般极速奔驰着。而拦在它前进路线上不及避开的士兵,则无一例外地被吕布的画戟扫成了支离破碎的尸块。
吕布心里的意念很单纯。主人的命令,是突击曹操的本阵,取他的脑袋。那么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无论是谁,都只是对自己完成主人命令的阻碍而已。
除了主人的命令以外,其余的任何?#34385;椋?#21525;布都完全不关心。这副躯体中的新的灵魂,比之上一个“吕布”更为简单而直接,既然是阻碍,那就——杀!
在赤兔冲出了三十余丈之后,剩余的部队才?#20174;?#20102;过来,发现自己正处在主公前进路线上的士兵?#36861;?#24778;呼着向一旁散开,让出了一条?#24213;?#22823;道。
然而,曹操军的士兵却不敢让,不能让。
高举着手中的兵器,呼喝着向吕布军勇敢地迎上去。这里是战场,拥有是近十万人的庞大战场,在这里,再强的个人武力也不可能以之面对成千上万的士兵。吕布的举动,尤其是之前斩杀自己部下的行为,只能令曹操军的士兵认为他是疯了。
主动将自己深陷在大军之中,即便是天下最强的武将,也只有死路一条吧。而若是自己能够有幸成为杀死吕布的那个人,或许便会一跃而成为军中大将也未可知。抱着这样的心思,曹操军的战意空前地高涨起来,争先恐后地冲向面前那个疾驰而来的身?#21834;?br /> 然而,在实力的对比具有巨大差距的前提之?#25314;?#21333;单依靠人数已经无法弥补。蜂?#20992;?#33267;的士兵对吕布的速度并没有起到任何阻碍,赤兔依然以最高速度疾驰向前,而任何靠近吕布攻击范围内的曹操军士兵,都只会在风暴般的攻击中连同身上的甲胄与兵器,被彻底绞成一团血与铁的残渣。
冲!冲!再冲!吕布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似乎向着自己涌来的曹操军士兵,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完全不值得分出任何心神。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曹操的本阵!
叮地一声金铁碰撞之声响起,吕布原本挥舞成一?#27572;?#26197;的画戟骤然停?#25314;?#26174;露出了原来的形状。戟锋在挥舞中,第一次遭到了阻碍,而被磕得向后反弹而去。
碰撞之中所传来的力道,传递到赤兔的脚?#25314;?#29978;至使得它原本迅疾的速度也被阻?#20572;?#38271;嘶一声前蹄离地,高高仰起。
吕布的面前,站着三个人。
左边,是一个四肢着地,几乎浑身赤裸,只有腰间缠着一块破布的壮汉。乱?#38745;?#33324;的头发几乎将整个脑袋全?#31354;?#22312;了下面,因此不光是五官,就连年纪也无从推断。只有一对眸子中所透露出的凶光,透过额前的乱发阻挡,死死?#21422;?#20303;了吕布。他的双手双脚都长着尖锐不同于常人的锐利指甲,紧紧扣抓着地面,深陷入泥土之?#23567;?#20276;随着时不时的呜呜低沉吼声,嘴角流下的涎水几乎要垂到地面。
右边站着的男子,双手抱胸,冷冷地望着吕布。身上穿着?#30446;?#30002;仅仅只覆盖了身体的要害部位,而肩、肘之处尽皆裸露在外,似乎是为了行动的灵活而?#33041;?#32780;成。?#33080;?#30340;脸,?#33080;?#30340;双眼,?#33080;?#30340;嘴唇,?#33080;?#30340;鼻?#28023;?#25972;合在一起使得他看上去几乎有一些畸形,充满了诡异的气息。尽管只是冷冷地打量着吕布,但他的眼神却是锐利如刀。
站在两人中间的,便是方才挡下了吕布画戟的男子。身形的壮?#38431;?#24038;边那人相差无几,而满面的虬髯,更为他增添了几分威武。但……却并不像他?#21069;?#20805;满了狂暴的气息,反倒在双眼中不是闪露着理性的光芒。左眼下方,是一个清晰的一个篆体的黑色“愈”字。
三个人的手中,都没有拿着武器,但即便是空着双手,身上的气势也足以清晰地表明那份实力。
“愈禁,典韦。”
中间的壮汉伸出一根?#31895;福?#28857;了点自己的鼻尖,做出了自我介绍,随后又指向了左右两旁的同伴。
“金曜,徐晃。予?#25314;?#35768;褚。”
左边锐利如刀的男子抱胸不动,只是向左偏了偏脑袋,对着吕布露出了右颈之上的金色的“金”字篆书,随后再度回复了原来的姿势。
右面的那名四脚着地的男子,则似乎只拥有类似野兽一般的智力,对于中间典韦代替自己的介绍充耳不闻,并没有如同徐晃一样展示出自己身上标志着隐曜的印记,而依然冲着吕布发出着低低的咆哮。
“我们等你很久了,不过……总算还是等到了。”典韦介绍完了自己三人之后,似乎不打算马上开打,而是还有话说。而吕布也并没有阻拦的意思,握着星殒在赤兔之上面无表情地静静听着。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早就已经扬名天下了。不过主公却一再不允许我们上战场,说要让我们作为暗牌保留着,在与你对决时给你一份惊喜啊!即便是在官渡那么危险的一战,主公也没有动用我们,只为了这一天,干掉你的这一天!”
“不过,这一天终于来了。吕布,你死之后,我们便将踩着你的首?#21486;?#35753;全天下都知道我们的武名,而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说完了么?”
吕布静静听着典韦开口,直到典韦说完,才开口淡淡问道。
“说完了。”
典韦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昂首道。
“那就打吧。”
没有反?#25285;?#27809;有愤怒,也没有不屑。似乎任何?#26143;?#37117;不存在于吕布的身上,只是简单的一声,应战。
赤兔一个前冲,画戟带着激烈的破空声向着典韦当头砸下。这一击的速度并不如之前对杂兵的屠杀?#21069;?#36805;疾,但却明显蕴含着更大的力道。画戟尚在空中时,风压已经在地面吹起了一道小型的尘暴。
面对吕布的攻击,典韦却出人意料的不闪不避,而是仍然带着微笑站在原地,仿佛吕布手中握着的并非他赖以成名,饱饮鲜血的星殒,而是一根?#38745;?#19968;般。
“当”地一声巨响,就在画戟临近前的一刻,典韦的双手倏地上举,迎在了戟锋之前。他竟然是要用双臂,去抵挡吕布所挥出的画戟!然而更加出人意料的,是他的双臂竟然并没有顺理成章地被轻易斩破,而是坚如铁石般,在与画戟的?#19981;?#20013;爆出了无数火星。
而就在画戟与典韦的双臂?#19981;?#30340;一?#24067;洌?#20856;韦的双臂有了一个细微的分开再交错的动作,将画戟夹在了其?#23567;?#32780;一旁一直抱胸不语的徐晃,也终于动了。
“似乎你的画戟,还不够锋利呢!”
嘶哑如铁砂摩擦的嗓音自徐晃?#30446;?#20013;响起,而他的人已经矮下身,原地向着吕布弹出。
而他并拢的双臂,也终于自胸前松开,并指如刀般向着吕布怒斩而去。
“那么,来?#20801;?#25105;的吧!”
就在徐?#20301;?#21160;手臂的那一刻,一道?#35813;?#21364;有形?#30446;?#27668;波动,在他的掌缘形成,如同画戟前端的月刃一般向着吕布?#24230;ァ?br /> 这是靠着手臂的挥动,而操控气流流动所形成的气?#23567;?#23613;管只是围绕在人身边看不见摸不着的气,但在徐晃手臂的高速运动?#25314;?#24050;经被压缩到了极高的密度,甚至因此而凝结到肉眼可见的程度。
气刃的目标,直指吕布的腰腹。在这个位置,无论吕布想要俯身或是仰身,都脱不出徐晃的攻击范围,而手中的星殒,还在被典韦以双臂锁住而无法抽出。
右手用力一抽,刺耳得令人牙酸的吱吱声中,画戟在典韦的双臂之中擦出了一片火星,然而只抽出了半分,戟耳便被卡在了典韦手臂之上。
眼见徐?#20301;?#20986;的气刃已经即将击中自己,虽然并非实?#21097;?#20294;若是挨上一记,只怕便会立即开膛破肚,但吕布?#27492;?#20046;丝毫不着急一般,脸上依然神色淡然。
右手一挑,?#27492;?#36731;飘飘无甚力道,却将典韦硕大的身体整个挑起。无论是吕布自身,还是胯下的赤兔,竟然都没有任何吃力的模样,依然稳如泰山,而画戟一挥之间,已经迎向了?#20063;啵?#24688;恰横在了徐?#20301;?#20986;的气刃之前。
电光火石间,吕布已经依靠着典韦的身体,挡住了徐晃的攻击。虽然仅仅是气刃,在与典韦身体的?#19981;?#20043;中也爆发出了与方才画戟碰撞时同样的金铁交鸣声。
然而,对手却还有一人。
在徐晃发动的同时,一直咆哮个不停的许褚也动了。一?#24067;洌?#21407;本便已经粗壮远超常人的身体竟然如同吹气球一般涨得更大,无数虬结的肌肉在皮肤下乱窜,犹如一条条蠕虫的扭动。扑入半空中时,许褚的身体已经涨大到了常人的数?#21486;?#20960;乎超过了骑在赤兔背上的吕布高度。
宛如太古洪荒时也猛兽一般,许褚横伸出右臂,?#32456;?#20960;乎如同兽爪一般,重重挥向吕布,而以那样的气势,几乎足以一掌便将吕布与胯下的赤兔一同拍成肉泥。
而吕布手中的画戟,却还挑着典韦,横在身体的?#20063;啵?#21018;刚挡下徐晃的那一记气?#23567;?#35201;再抽回左侧招架许?#36965;?#21364;是无论如?#25105;?#26469;不及了。
抬起眼皮望了一眼半空中扑向自己的许?#36965;?#21525;布挥出了自己的左拳。
尽管吕布的身?#27169;?#24050;经是常人中超出一般的高大,但若是拿来与此刻的许褚比?#24076;?#37027;便几乎是狼与老虎的区别。吕布挥出的拳头与许褚的巨爪放在一起,悬殊得更是不?#26432;?#20363;。
然而,就是那颗不到许褚巨爪三分之一大小的拳头,在轰中巨爪中心?#26412;?#28982;没有丝毫?#39134;?#29378;暴的气流在两人中间陡然爆发,将许褚头顶的乱发也吹得齐刷刷向后飙去,露出了一张满是狰狞表情,双眼只剩眼白的?#22330;?br /> 拳爪对击,吕布竟然硬生生地将体型超过自己一?#21486;?#21448;是蓄势而发的许褚自空中轰飞。而这一次的大力,也终于让胯下的赤兔歪了歪身体,但马上的吕布却依然巍然不动。
吕布右手一甩,将扣住画戟的典韦抖了出去,左手则是慢条斯理地在盔甲上擦了两?#25314;?#20914;着刚?#31456;?#22320;典韦摇了摇头:“他?#30446;?#27700;太多了。没人想过要给他戴上嚼子么?”
典韦的脸上,已经失去了此前的自信微笑。方才兔起鹘落之间,吕布已经清楚地展现了他的实力——速度,?#20174;Γ?#21147;量。
而以他这般好整以暇的模样看来,他似乎……还没有用上全力!
“来吧,继续动手。让我看看你们之前的话,究竟是不是夸口。”
在盔甲上擦干了方才对轰时溅上的许褚?#30446;?#27700;,吕布手中的画戟指着典韦摆了两摆,面色依然平静,但落在典韦的眼里,却已经多了一丝恐怖的意味。
难道……天下第一的武将,竟然是如此高不可攀的存在么?
……………………………………
“哇哈哈哈!曹操那?#19968;?#30340;?#30528;疲?#21407;来只是这样的实力而已么?”城墙上,元英捂着肚子,?#31181;岡斗?#30340;战局哈哈大笑着:“先生,如果仅仅靠着几个隐曜,就指望能把吕布给杀掉的话,那也太傻了吧……如果曹操知道‘那个人’昔日的实力的话,还会不会打着这样?#22766;?#30340;念头呢?”
“对于这个时代的武将来说,或许真的没有人可以打败他吧,即便现在不过只有昔日的四成威力而已。”刘篌淡淡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身来,望向身后巨大的长安城。此时,已经可以看见城内的街道上,向前突进的西凉军士兵。
“火怎么还没起?”刘篌皱起了眉头:“之前不是吩咐你点火了么?现在引燃,正好可以保证在西凉军抵达之前便扩散到无法扑灭的地步,而又来不及?#39034;?#22478;外。”
“不……不应该啊!”元英此刻也有些疑惑:“之前的确是吩咐了下去,让他们点火的。就算出了什么差错,二十几个引火点也不可能同时有问题吧?”
“去看看,现在。”
“是,先生!”元英也知道了?#34385;?#30340;紧要,一纵身,便自城楼上跃向城中,一个矮小的迅疾身影转?#24067;?#20415;已消失不见。
刘篌心中开始有了一丝不好的预?#23567;?#22914;果说之前的一系?#24515;被?#34987;看破,还不足以撼动大局的话,但若是焚城这最后的一着也被识穿,那么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或许便要全盘失败了。
此时吕布军所有的兵力,都已经?#24230;?#20102;对曹操的攻击之中,就是为了在那之前击败曹操这一方面,再转过头面对项逸。但如果焚城之计被化解,刘篌手头便再也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挡西凉军的前进了。若是在曹操军溃败之前,西凉军便抵达了城东的?#21834;?br /> “项逸……你的那两个同伴,真的会有这样的才能么?”
刘篌在心中暗暗自忖着。不过他还是想不通,即便是洞悉了自己的计划,项逸又是用什么办法,将自己布置在城东南的数十处引火点全部清除的?
正犹疑间,元英的身影已经再度出现,直直冲向城墙而始终不曾减速,就在眼见便要撞个头破血流的时刻,双手一撑,身体已经借着原来的前冲之力向上纵起,手脚并用,在城墙之上几个起落,便回到了刘篌面前。
刚一站定身形,元英便一脸气急败坏地嚷了起来:“先……先生!引火点?#25165;?#30340;士兵全死了!我看了三处地点,全是匕首穿喉,一刀毙命!”
“真的是如此?”
刘篌苦笑了一声,缓缓摇了摇头:“没想到,我居然败了……精心布置出的局面,瞒过了曹操,却没?#26032;?#36807;项逸那一方。难道真的是?#26412;?#32773;迷,旁观者清??#21482;?#32773;……诸葛亮与徐庶那两个黄口孺子,已经拥有了超越我的计量?”
“不可能!先生的谋算,怎么可能被他人识破?”
元英对刘篌的信任,比刘篌自己的自信还要坚定,在主人刚一开口之时,便马上吼了起来。
“败了就是败了,何必自欺欺人?”刘篌洒然一笑,拍了?#33041;?#33521;的脑袋:“这么看来,或许南门处的战局?#37096;?#24551;了,张辽与铁骑能否获胜,此刻还真说不好。如果真的每一步都被看穿了的话,项逸方面应该也不会对铁骑的战力有所误判吧。”
“混?#21834;?#20803;英咯吱咯吱地将牙咬得响个不停:“先生,要么……我去将那两个小子给干掉吧!”
“别傻了,以你一人之力?#26469;?#23545;方大军之中,取他们军师的命?你若是真有这个能力,何不去取项逸的脑袋给我?”刘篌?#35785;?#19968;声笑了起来,眉目一时如画妖娆:“纵使你真能侥幸成功,事后也不免死在重重包围之?#23567;?#25105;的命已经不长了,若是死在刘备将汉室重兴之前,还要依?#30340;?#26469;照拂他呢。现在你若是死在这里,将来怎么办?”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就只能坐等着看是曹操军先溃败,还是西凉军先抵达?”元英恨恨地道:“若是那样,我们岂非什么都做不了了?”
“本来还是可以弥补一下的,只不过……被你给耽误了啊。”
刘篌笑了笑,望着已经越来越近的西凉军,轻声道。
“?#28291;?#25105;?”元英一?#21486;?#30634;大了眼睛狐疑地望着刘篌:“先生……我……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么?”
“你方才去查探之时,除了死去的士兵之外,那些火油与?#38745;瘢?#26159;不是没有改变?”刘篌轻叹一声问道。
“是……是的啊。项逸军中就算有人?#20302;?#28508;入了城中,杀了我们之前布置的士兵,但总不可能连那些火油?#38745;?#20063;变走吧,当然是留在原地了。”元英摸了摸脑袋,不知道刘篌为什么问起这个问题。
“如果你在发现之后,不是赶回来向?#19968;?#25253;,而是当即在所有的处所都点上火,那么纵使不至于像原先的布置那样,焚尽长安整座城池,但是至少能让西凉军先去救火,?#28046;?#19978;一段时间。只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啊……”
刘篌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苛责什么。而身前,西凉军最前列的骑兵部队已经出现在了城墙之下。
背插五柄标枪,手握刀盾的雷骑。
“可恶!我去拦他们一?#25314; ?br /> 元英咬着牙,纵身便要跳往城?#25314;?#20381;靠一己之力将铁骑拦在身前,却被刘篌一把拉住。
“算了,我们走吧。”
“但是先生……若是就这样不管不顾的话,他们马上就会对吕布军的背后发起突击啊!”元英急得快要跳了起来。
“靠你一个人,怎么拦?”刘篌淡淡笑了笑,摇着头道:“纵使你拦住了这一批部队,下一拨抵达时,你还能继续拦下去么?#38752;?#19968;己之力阻挡一支军队,这种?#34385;?#25110;许只有昔年的他才能办到吧……”
“可是先生……”
“别说了。”元英急?#27809;?#24819;再说,却被刘篌摇摇手阻拦了下来:“我们去南门,看看铁骑那里的情况吧。不管还剩多少,将他们调往主战场好了。毕竟他们和陷阵营,才是吕布军中的精华,能保留下来,就已经很值得满足了。”
在吕布军尽数出城之后,长安已经没有了任何兵力,而成为了一座空城,甚至连打开的东门都没有关?#30504;?#20219;?#20260;?#25950;开着。率领着雷骑冲到了东门的马超与项逸在见到了洞开的大门之后,不由心中一喜。
至少,又省下了些麻烦了。
“密集?#26377;危?#32858;拢!”
马超伸手向天,随后将?#32456;?#22312;空中?#31456;?#25104;了拳头,身后的雷骑马上跟随着指示,将?#26377;卫?#24471;比原来更为?#33080;ぃ?#28982;而行进的速度却依然未变,?#26469;?#39640;速地自门洞中疾穿而过。
空?#21561;?#30340;城内街道,验证了孔明的推?#24076;?#21525;布军的确被尽数调往了东门外,对曹操进?#22411;?#28982;的歼灭,但一直在城内街道上穿越的项逸与马超,却是无从得知此时的战况。
曹操,究竟是还在坚持,?#21482;?#26159;已经溃败了?
此前一直埋在项逸与马超心底的担忧,在冲出了城门的那一刻豁然开?#30465;?#30524;前出现的,并非行列整齐,严阵以待面对着自己的吕布军,而是在数里?#30446;?#22823;正面上厮杀不休的曹操军与吕布军。虽然吕布军依托人数上的优势,在陷阵营不断的突破搅乱中与曹操军纠缠在了一起,占据了战场的主动,但曹操军目前至少还没有完全崩溃。
那么,下一刻,崩溃的就是吕布军了!
将全部力量投注在了一面的敌人上,若是能尽快将其打倒,转过身来面对另一个敌人,这是刘篌的设计。但是如果还没有来得及将其中之一击倒时,便已经陷入了腹背受敌的?#32431;觶?#23545;于士气的打击将是致命的。这时,只要对吕布军的背后进行一次突击,战局便将会马上扭转。
不容任何耽搁,项逸连让身后雷骑整队的命令都来不及下达,便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直指吕布军的背后。乌骓的高速,使得他在片刻之间便将身后的马超等人抛下了老大一截。
“喂!项逸,等?#20219;頤前。?#21035;仗着你的马好就抢头筹!”
身后的马超挥舞着长枪,整个人站在了马镫之上,冲着前面一骑绝尘的项逸高叫着。
没有回答,只是背对着马超,做了一个跟上的手势,项逸依然驱尽了乌骓的速度,向前疾驰不停。
“可恶啊……”马超恨恨地啐了一口,冲着项逸的背影翻了个白眼,无奈地举起手,五?#35206;?#25314;,呈一个尖嘴的形状竖直向天。
原本为了通过城门而拉成了一长条的雷骑开始了变化,前列的雷骑放缓了一些速度,而后列则加速催动身下的马屁,向着前方两侧驰去,越是往后,越是加粗。片刻之间,已经由方才的一字长蛇阵变作了突击的锋矢阵型。
“突击吧,雷骑!”




回首页: 天火燎原
上一篇:

浙江福彩12选5开奖号码
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图 体彩顶呱刮2019新票 福利彩票开奖号码 足彩胜负彩预测分析及开奖结果 真钱捕鱼棋牌电玩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香港赛马会总站永久免费网站 山西快乐十分 排球网站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黑龙江时时彩平台 江苏快3开奖号码今天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经验 快三人工精准计划软件 江西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