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035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08-28    作者:跳舞

第035章

在郭嘉做出了推断之后,暂且放弃寻找破除障壁方法的曹操军,开始了对袁绍军的迎击。

而在袁绍的命令之下,只以突破面前曹操军阵营为目的的袁绍军,则是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与对面的对手,都已经被完全包覆在了那样一个无法逾越的结界之中。

绞杀,开始。

“喂……咱们是不是……应该下去一起杀上一场了?”

甘宁望着山坡之下,已经接战在一起的曹操军与袁绍军,摩拳擦掌,满脸兴奋。远方传来的厮杀声、惨叫声与兵器撞击声,已经大大地刺激了他的神经。

尽管方才刚刚与刘篌的那个侍僮进行过一场死斗,但在被孙策治愈之后,他的心里又开始了?#26469;?#27442;动。

好想……冲下去再杀上一场啊!

“下去?你打算帮哪一边?”

项逸斜斜瞥了甘宁一眼,冷声道。

“呃……哪一边??#19968;?#27809;有想好……总之,就是去打架嘛,管他哪一边,反正到最后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不是么?”

甘宁一愣,随后满脸不在乎地嚷嚷道。

“别犯傻了。”

孙策的那个叫做周瑜的同伴缓缓摇了摇头道:“如果真的要参战,也不应该是现在。你觉得以我们这些人的实力,就算是一起上阵,能够?#20667;?#20182;们十几万人的大军么?

“即便真的要去,也应该是在曹操与袁绍两败俱伤的时候了。”

“等等!”

项逸皱眉望着身前的众人,面色奇怪:“难道……你们真的打算按着那个叫做刘篌所说的,在这里杀到只剩最后一个人么!”

周瑜凝眉望向项逸,缓缓道:“当然……不会。不?#30340;?#20204;,至少……我和伯符,绝不会对彼此挥戈相向的!”

“嗯……那就好。”项逸点了点头,望向了余下的黄忠:“黄老将军的意思呢?”

“呵呵……虽然那个叫做刘篌的年轻人这么说,但是,若是我们这些老头子,都得按着年轻人的话来行事的话,这个世界岂不是要乱套了么!”

黄忠呵呵笑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项逸点点头,转头望向甘宁:“我想,即便是你,只怕也不会愿意被那个刘篌控制着去杀人吧?”

“哼……”

甘宁翻了翻眼睛,望向坡下厮杀在一起的袁曹双方士兵,挥了挥手:“好啦好啦,不打就不打是了,本大爷的确是很讨厌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19968;?#21602;。那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呢?”

项逸再望了望一直没有开口的慈苦,本想一并问上一句,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对于这样的?#19968;錚?#21482;怕……没有这个必要了吧。

“呃……我想,还是听周瑜的吧。他可是我平生见过,最聪明的?#19968;?#21734;!”

孙策看看旁人似乎都没有开口的样子,略带得意地夸耀道:“虽说,他打起架来是不怎么行的,但是要论动脑子,那可是一等一的啦!”

“或许……我们应该试试看,能不能与曹操和袁绍两方面进行交涉吧。”

周瑜沉吟一番,开口道:“毕竟被困在这个阵中的,不仅仅是我们六人。如果当他们双方也都了解了目前的现状,应?#27809;?#21516;意暂时休战,先来解决这样的?#20365;?#21543;?毕竟如果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的话,无论谁胜谁负,都不会有任?#25105;?#20041;了。”

“说得没错,不过,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说服他们双方相信这一点呢?战争,现在可是已经开始了啊。”

项逸望着坡下已经处于接战?#21050;?#30340;袁曹双方,皱眉道。

“这一点……不用担心,你看,这不是已经有了,他们主动派来的使节了么?”

周瑜微笑着伸出手指,点了点坡下。

曹操与袁绍的阵营里,不约而同地奔出了两队骑兵,向着众人所处的缓坡之上驰来。

“原来,终于还是发现我们了啊……”

项逸笑了笑:“不过,那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看上去倒是并不像什么使节吧?”

“哦?不像么?”周瑜一脸无辜的笑容:“看来,曹操和袁绍似乎都?#19981;断?#20853;后礼的交往方式呢。那么……就杀到他们派出真正的使节为止吧!”

“嘿嘿……太好了,本大爷早就等着这句话啦!”

甘宁兴奋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自腰间缓缓抽出了那条铃链。

“来吧!来大干一场吧!”

在袁绍与曹操双方的眼里,那片离开战场不远的小山岗之上,原本是空荡荡的一片,纵使有着稀稀落落的几棵小树,也绝不至于令它拥有藏匿伏兵的能力。

但是,不知何时起,那片山岗之上,竟然骤然出现了数个人?#21834;?/p>

不管是曹操还是袁绍,都想当然地把那几个人影,看做了敌方的伏兵。

虽然只是几个人而已,但是……大意,无论如何都是要不得的。或许一个小小的疏忽,?#31361;?#23548;致满盘的崩溃。

袁绍与曹操的阵营中,同时派出了两队骑兵,向着山岗之上驰去,势必要在真正的决战开始之前,将这不安定的因素清理掉。

不过,双方加起来也不过区区一千人的骑兵,又能对这山岗之上的众人起?#32478;?#20040;威胁呢?

“哦?#25165;独才独才独才?#21862;~”

甘宁兴奋地叫嚷个不停,手中的铃链在周身舞成了一道金光,每一次抽击,都会带起一片红白色的?#23665;Α?/p>

“好爽啊!果然还是锁链抽到人的脑袋上的感觉最爽啊!”

满眼沉迷的甘宁,面对这样的对手,自然不会再使出冰刃那样的招数。只有以铃链招招到肉的抽击,才是最能释放战斗激情的方式。

仅仅只是冲进了敌骑群中的刹那间功夫,已经有十余名?#36234;?#23849;裂的骑兵坠于马上。

“这?#19968;?#38500;了战斗就没有别的爱好了么?”

项逸无奈地叹了口气,?#25112;?#20102;手中的霸王,与孙策一起迎上了另一边的骑兵队伍。

尽管在被派出之后,两队骑兵同时发现了对方的存在。但既然没有新的命令传到,那么又就只有按照原来的要求,向着那小山岗继续前进了。

反正,也不过是五六个人而已。

而以两个不同方向向着一点汇合而去的骑兵,在山岗之上遭遇了平生最可怕的阻击。

慈苦始终只是面无表情地静?#25165;?#33181;而坐,双手合十一边摆弄着胸前挂着的大佛珠,一边在嘴中念叨个什么不停。而周瑜,则立在原地,面带微笑地望着冲上前来的千名骑兵。

余下的四人,就像一早已经演?#21453;?#29087;一般,两两一组,迎向了左右的两队敌骑。

项逸与孙策。

甘宁与黄?#25671;?/p>

尽管在这里并没有一个人……甚至此刻,全天下都没有一个人,能够达到吕布所期望的那种,无视一切数量差距的强横。换句话说,只要面对的敌人数量足够多,那么,留给他们的结局就只有败亡一?#23613;?/p>

但至少,眼前的敌人,还没有达到那样的数量。

所以,两个阵营的骑兵们,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一场以少对多的屠杀的对象。

项逸的霸王再一次扮演了最大的绞肉机的角色。恐怖的重量与长度,使得它在群战中占据了莫大的优势。几乎,不需要什么招式,仅仅只是简单的横扫,就能够轻易地飙飞起一滩血雨与断肢。

而紧随其后的孙策,手中门板一般的噬天巨剑所搅起的飓风,则将任何胆敢与之碰撞的敌人斩为崩坏的碎片。尽管?#27492;瞥?#37325;莫名,但握在孙策的手中时,却轻盈得完全与它的体型不?#26432;?#20363;。而宽阔的剑身,也完全可以当做格挡对手攻击的盾牌来使用。

另一边的战场,则与项逸和孙策之间截然不同。

只有甘宁一个人,独自冲入了重重的敌群之中,挥舞着手中的铃链。借助肩膀的力量一次次甩出,再以缓盈,倾斜,甚至破坏身体平衡的方式,在每一次甩击的末?#24605;?#36895;,然后带着最大的力量,狠狠抽击在敌人的肉体之上。极具打击感的攻击,每一次自铃链末端传来的震动,都让甘宁发自内心地兴奋。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得到了?#21483;?#30340;能力之后,依旧不肯放弃铃链的原因。

轻飘飘的冰刃,纵使在攻击的时候更有效果,依?#26432;?#19981;上招招入肉的铃链来得更为爽快啊!

“喂,老头子,你可千万别拖本大爷的后腿啊!”

甘宁一边甩手将一个骑兵的脑袋打得粉碎,一边狂笑着对身后的黄忠大声嚷道。

“哼……现在的年轻人,都是那么狂妄么?”

黄忠豪迈一笑,却没有向前继续前进,而是站在了原地,架起了手中的长弓。

几乎有一人高的反曲弓,弓弦在夕阳下闪着森冷的寒光,竟然是以金属为?#25671;?/p>

五根手指,四支羽箭。

“好吧,小子,既然怕老夫碍着你的事了,那么前面可就交给你一个人了啊!”

拉弦,松手。

八个骑兵自马上翻身滚落地面,死死瞪着双眼望向天空。其中四个人的额头,各自钉着一支依旧嗡嗡作响,晃动着尾羽的箭矢。

另四个骑兵,则是被羽箭穿额而过,仅仅留下八个漆黑的小洞。白色的?#36234;?#33258;洞中汩汩流出

反手取箭,上?#25671;?/p>

再四发。

八人落马。

这样的速度,几乎已经超越了方才与甘宁交手时,那小僮的身形速度。

若是一开始甘宁弹向刘篌的那粒鼻屎换做了眼下黄忠所射出的羽箭,不知,小僮又能否挡下?

尖啸着的破空声,在战场之上不间断地响起,每一根羽箭,都会带走至少一条性命。而尽管一直保持着如此的射速与精准度,黄忠的表情,竟似依旧游刃有余。

“小子,你杀人的速度,貌似还没有老夫快啦!”

甘宁猛力一抽,铃?#27492;?#21521;一名挺枪刺向他的骑兵脖子,再挥手一拉,伴随着清脆的骨?#26469;?#21709;,那名骑兵的脑袋软软垂下:“哼!本大爷要是用出冻?#28291;?#32769;头子你那点速度还不够?#34850;玻?#20294;是像你那样杀敌,还有什?#34850;?#36259;可言!根本一点感觉都没?#26032;錚 ?/p>

“喂喂,年轻人,你这样的想法可是要不得的哦,杀人可不是为了乐趣,而是为了得?#32478;?#21033;啊!”

黄忠啧啧笑了笑,挥弓左右点杀了?#35813;?#32469;到两旁来袭的骑兵,不满地抱怨道。

“哼……真是老古板。所以?#30340;?#20204;这些武将的想法就是无聊啊!”甘宁哼了一声。如果只是为了获得胜利才去杀敌的话,那人生该是多么无趣……这就是刘表明明派人延揽了自己无数次,却统统被自己赶下船的原因了。

还是……做一个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水贼好啊!

黄忠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只是为了乐趣而杀人的?#21834;?#37027;岂不是,变得连“那个?#19968;鎩?#37117;不如了么?

不过是一千名骑兵而已,仅仅?#25377;?#21151;夫,一千名骑兵就已经变成了一千名尸体,散落在山岗四处。

“太少了吧……”

最后的三名骑兵,在甘宁来不及挥动铃链的时候,就已经被黄忠的羽箭钉杀。

“干,本大爷还没有杀过瘾呢!”

甘宁无趣地蹲了下来,将手中的铃链重新束回腰间,百无聊赖地重新挖起?#24378;?#26469;。

“这个?#19968;?#31350;竟有多少鼻屎要挖啊?”

项逸在心中无奈地默念着。

“一千人……全灭,这下,曹操和袁绍两方应该开始重视起这个小山岗了吧?”

周瑜淡淡地笑了笑,望着面前堆积如山的尸体。

“那么……是怎样的重视方式呢?如果他们派来一万人的话,恐怕我们就只能?#20248;?#20102;吧?”

项逸笑了笑,揶揄道。

“当然不会。”周瑜笑着摇头道:“方才,双方应该也都注意到,对方和自己一样派出了部队,那么至少他?#19988;?#32463;可以确定,我们并非对方安置的伏兵了。所以,无论曹操还是袁绍,应该都不会再调集兵马前来进攻才是。”

“那么,是不是到了我们去找他们的时候了?”

项逸点了点头,认同了周瑜的说法,迅即问道。

“没错。展示了我们的实力之后……谈判,可以开始了!”

“全灭?”

曹操皱起眉头望着不远处的那个小山岗,心中盘算个不停。

看上去,山头之上的那几个人,应该并非袁绍的部下了。否则,袁绍就不会和自己一样,?#25165;?#20986;部队对他们进行攻击。只怕他心里所想,和自己一样,也是把那群人当做了自己的人吧。

但是,如果并非袁绍的部下,那么又该是什么势力呢?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他们会毫无征兆地,在那样的小山岗上突然出现?

曹操的双眉紧紧缩着。尽管并非袁绍的部队,但是有了他们,就意味着战场之上的变数。

而有了变数,那么自己初时所制定的,用以击败袁绍的所有计划,还能不能被完全的执行?

不过,如果真的是第三方的势力,又为什么会只有那么几个人出现在这里?

尽管他们的确很强,双方一千人的部队,就这么轻易被毁灭。但,无论如何,仅仅靠着这么几个人,也不可能真正地面对数万大军吧。

那么,他们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奉孝,文若,依你所见,要不要派人去交涉一下?”

曹操凝眉思索了一番,问向身后的郭嘉和荀彧。

“呵呵,郭嘉以为,不必了。”

郭嘉浅笑着摇了摇头。

“不必?文若,你?#30446;?#27861;又如何?”

无论如何,兼收并蓄众人的意见,总是曹操的习惯。

“在下也认为,没有这个必要了。”

荀彧则是完全面无表情地恭然一躬身,给出了与郭嘉相同的答案。

“哦?两位都这么认为么?那么,原因呢?”

曹操缓缓点了点头,既然自己帐下最顶尖的两名谋士都抱着这样的想法,那么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20365;?#20102;。

郭嘉神色自若地答道:“因为……既然他们身处此地,必然有着自己的打算。或许,这笼罩着整个战场的障壁,便是出自他们之手。如果如此,那么他们必定有着自己的打算。不管他们的目标是主公也好,或是袁绍也好,若是他们觉得有必要,那么一定会主动前来寻见主公的。若是不来,那么,我们何妨不先击败面前的袁绍,再来想办法解决这道死墙呢?”

郭嘉说完,瞥了一眼荀彧,看后者继续补充下去:

“而若是这结界并非他们所布,而仅仅是与我们同样的被困者的话,那么,他们若是也想脱困而出,自然将会前来与我们进行商议吧。不论是哪一种可能,我们,只要在这里等着就足够了。”

说完,荀彧还望向了前方,与袁绍军交战的战线,庄容道:“主公不若现在为二位夏侯将军增点兵吧。在袁绍急不可耐之前,先把战线稳住,才是最重要的啊!”

在两军交战之地,夏侯渊与夏侯惇所率领的一万步兵,正与倍数于他们的袁绍前锋部队交战着。为了保证战线的长度,曹操军的阵型明显在厚度上要差上了一个?#33633;巍?#23613;管在夏侯兄弟的统率之下,还能勉强保持着不落败像,但要长期维持下去,只怕并不容易。

“原来是这样么……”

曹操缓缓点了点头,认可了郭嘉与荀彧的说法,同时招?#21482;?#36807;了一名传令兵:?#23433;?#32473;曹仁五千步卒,让他到前方增援。”

传令兵匆匆离开本阵之后,曹操望着远处的战局,神色略略有些凝重。

“尽管刘备的那几千人,在整个战场来说并不算什么大数目,但……他手下的那三员猛将,倒是很重要的啊……

尽管什么都看不见,曹操还是皱起眉头,大概望向刘备的方向。关?#21734;?#20154;,早在虎?#21890;?#19979;便已经天下闻名,而后突然出现的那个赵云,听郭嘉所言,更是独自杀退颜良文丑二人的强横之辈。而今,刘备竟然被那道不知从何而来,不可逾越的无形障壁挡在了外围。

如此一来,自己原本的赢面,就又要小上几分了。

尽管,自己手中还握着那支经过了精心训练,自信不弱于吕布铁骑的部队,但,在决定战局胜负的?#19988;?#21049;那之前,却绝不能将他们?#24230;?#36825;个战场。

至少,绝不能让他们比袁绍的先登更早?#24230;?#25112;场!

所以,无论如何,?#24808;?#22312;袁绍发动总力战之前,让自己的第一梯次部队牢牢地钉死在?#32769;?#20043;上。

然后,就是自己的绝地大反攻了!

“主公……”

郭嘉轻轻开口,打断了曹操心头的盘算。

“怎么了?”曹操自?#20102;?#20013;抬起头,望向郭嘉。

“那个山岗之上的人……来了!”

“全……灭?!”

袁绍一把揪住了传令兵的衣襟,丝毫不顾风度地大吼了起来。

瑟缩在袁绍面前的传令兵望着主公那张扭曲的脸,惊恐地点了点头,连一个字都已吐不出来。

“那个小山岗之上都是些什么人!混蛋!”袁绍再一次在自己的本阵里暴怒起来:“给我把颜良文丑找来,让他们带兵把山上那群人给杀光!”

“等等,主公……”

审配小心翼翼地打断了袁绍的话:“但是……颜文二将军不是用来对付曹操的么……”

“呃……哼!”袁绍这才发现自己方才一时愤怒之下,忘记了原先的部署,怒气冲冲地哼了一声道:“反正目前前线还在僵持,让他们先去那山岗之上解决掉那几个不知所谓的?#19968;?#20063;没什么大不了吧?”

“这……属下斗胆问一句,我方现在占有着极大的兵力优势,前线的情势对我方也比较有利,为何……主公不将兵马大举压上呢?主公方才斥责沮授,不正是为了欲图速胜么?”

审配看了看前方的战况,尽管在夏侯兄弟的竭力维持之下,曹操军目前还在勉强支撑,但已经被兵力?#21152;?#30340;袁绍军压迫得节节后退,这便向开口问道。

“嘿嘿,哪有那么容易就让他败亡的?我可还没有享受够呢!”

方才五百骑兵在山岗之上覆灭的消息已经在袁绍的脑海中溜走,现在他的脸上已经换上了满脸的得意。

“沮授那死?#36234;睿?#23621;然要我打上一两个月才能跟曹阿瞒分出胜负,真是不知道脑袋里装了些什么东西。要打,当然要堂堂正正地把曹阿瞒这个?#19968;?#32473;干翻在战场之上啦!”

“但是,要是那么快就把曹操给干翻了,那岂不是太无聊了?最有乐趣的做法,应该是一点一点地增兵,始终让他看到自己握有获胜的希望才对啊!然后……嘿嘿,到了那小子已经山穷水尽,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呢,他的心里只怕还会有一丝能够获胜的希望吧!”

“然后,我的十万大军,这才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他的那么一点点兵马,连同那朵希望的小火苗一举摧毁?#21073;?#21703;哈哈哈!天底下?#32431;?#20043;事,莫过于此啊!”

袁绍放声狂笑着,脑海中已经出现了曹操在失败后的模样……

不停地往前线补充预备队,不停地紧张?#25165;?#30528;部队的部署,始终能够在第一战线勉强维持着战局。曹操,已经绞尽脑汁地为了获取胜利而筹划着。

直到最后一刻的时候,终于出现在曹操眼前的,是袁绍全线押上的,黑压压漫无边际的十万大军。

当他被带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一定会极?#28982;?#24680;吧。总是做出那么?#21999;?#21147;,最终还是只能输给我袁本初啊!曹阿瞒啊曹阿瞒,若是早明白双方实力的这点差距,又何苦废上那么多心力呢?

曹操会跪在地上,向自己?#32431;?#27969;涕,摇尾乞怜吧?嗯嗯,以他的为人,一定会这么做的!说不定,还会试图用两人昔年在洛阳时的交情来打动自己呢。哼……这个奸诈的?#19968;錚?#21482;怕已经忘了跟自己一起去调戏新娘子时,陷害自己的?#19988;?#27425;了吧!他是忘了,我袁绍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啊!

袁绍恨恨地啐了一口。

那么……到时候曹操跪在地上舔着自己的靴子祈求活命的话,自己是杀他,还是不杀他呢?杀他倒是足够解了一时的气,但是,留着他的命,天天羞辱他似乎也不错的样子……唉呀?#21073;?#22914;此难以取舍,究竟该如何抉择是好呢?

袁绍紧紧蹙起眉头,陷入了快乐?#30446;?#24700;当中……

“主公!”

审配的声音打断了袁绍快乐的意淫。袁绍抬起眼皮,不悦地望着他:“又什么事情啊?”

“呃……曹操那里增兵了五千,按着主公的意思,是不是……”

审配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袁绍已经足以明白他的意思了。

“嗯,?#20040;?#20110;琼再加一万人补上。但是记得嘱咐他,不要攻得太?#20572;?#21315;万要把握好那个度,既要把曹操逼?#20040;?#19981;过气来,又不能让他一下子崩溃,明白么!”

“是!”审配躬身应道。

袁绍摸了摸胡子,得意地笑了。

自己的兵力是曹操的两倍,而素质上也丝毫不弱于对方,这样丝毫没有任何?#25214;?#30340;地形上,那还不是怎么打就怎么有?

还不用等?#32478;?#21033;,仅仅就是目前,对面侧翼的刘备军,就已经停在了那里,连一兵一卒也没有调去支援曹操。

看来……是看见了己方兵雄势大,还没有开打,就已经害怕了吧。

嗯……既然刘备都选择了观望的话,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主动再去找他的麻烦了。等到这一战结束,他自然会?#24616;怨?#39034;过来的啦!

关羽、张飞两员猛将,到时候自然也就归于我的囊中。对了,还有那个赵云……哼,颜良文丑两个?#19968;?#25226;他吹得多么多?#34850;?#23475;,到时候还要好好见识一下。

这一战之后,北方便尽归我袁绍之手了!天下,也已经近在咫尺了!

再度陷入意淫的袁绍,忍不住又要闭上眼放声大笑起来,但审配?#30446;?#21475;,再一次打断了他。

“又干什么!”如果说上一次只是不悦的话,那么现在的袁绍就有些?#24352;?#20102;。

“呃……主公息怒……那个山岗上的几人,分为两路,向我军和曹操军这里进发而来了!”

审配擦了把脸上的汗,恭声禀报道。

“两路?他们想干什么?”

袁绍站起身来,向着不远处的那个山岗望去。的确如审配所言,山岗上的六人分为两路,各自向着曹操军的方向,与自己这里驰来。

“看样子,不太像是要动手。毕竟不管再自负的人,也不会有那个信心去挑?#32478;?#19975;大军吧……”审配望了望袁绍,轻声在身后道。

“嗯……谅他?#19988;?#27809;这个胆子。”

袁绍得意地一笑道:“那么说,他们是想来交涉什么了?”

审配皱起眉头道:“应该如此。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打算交涉些什么……曹操和我方都……”

袁绍不屑地哼了一声:“见了面不就知道了么?走吧,去看看那些?#19968;?#25171;算玩什么花样。”

袁绍说完,一撩身后的披风,大踏步向着?#37322;?#36208;去,但刚走了?#35206;剑?#31361;然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会,转头望向审配道:“那个……去把张郃叫来。这帮人那么古怪,还是要防着一点。”

…………

二百名手握长戟的精悍士卒结成了密不透风的横阵,横列在被引入营内的三人面前,将袁绍与他们隔开了数丈的距离。阵后袁绍的身周,则又是环绕着五十名手握巨盾的先登部队精锐。

无论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总是袁绍考虑得最重要的?#20365;狻?#23613;管按照常理来说,面前的三人不会白?#30415;接?#36825;种方法来刺杀他,但有备无患毕竟还是好的。

即便这三人很强,每个人都如同颜良文丑那么强,可以轻松杀掉面前的二百五十人,但至少,他?#19988;?#36275;以为袁绍争取到时间。?#20248;?#30340;时间,来援的时间。

而身陷在这十万人的重围之中,纵使这三个人都强?#22199;?#24067;,也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袁绍,许久不见了啊!”

在团团士兵的护卫之下的袁绍一愣神,仔细打量着面前开口的年轻男子。

看上去,他年纪不过二十上下,一张年轻的面孔?#25214;?#32780;英武。他脸上带着自然展露出的彪悍肃杀,猿臂狼腰,阔肩修?#20445;?#27985;身上下都充满的跃动的活力。

他身后左侧是一名五十余岁的半老头子,马鞍之侧,挂着一个大大的弓?#25671;?#19968;部蓬松花白的长?#22368;?#22312;颌下,尽管容颜苍老,但身形却矫健不弱于年轻人。尤其是?#19988;?#21452;眼睛,锐利如鹰?#28291;?#31934;光四溢。

而身后?#20063;?#30340;一名壮?#28023;?#21017;是做比丘打扮,剃了一个浑圆的大光头,身上的僧袍褴褛破旧,总是半闭着眼睛,似乎根本不在意袁绍此刻正在他面前一般,只是自顾自一颗颗捻弄着胸前所挂佛珠,默念着经文。

而无论三人中的哪一个,看起来似乎都一点没有被十万大军重重包围着的紧张拘束?#23567;?/p>

或者说,十万大军的重围,对他们而?#24895;?#26412;视若无物。

“你……”

袁绍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着。听方才面前这个年轻人?#30446;?#27668;,他倒是见过自己的样子。而他的脸,看上去似乎也的确很面熟……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好像……是以前在关东联军时见过这样一个人吧……但是,到底是谁呢?十?#24597;分?#20399;,身为盟主的自己,实在记不清太多的人啊!

“怎么,袁绍,你竟然已经把我给忘了么?那个被你命令着,带领八千河内残兵到虎?#21890;?#19978;送死的我啊!”

项逸冷笑一声,双目如电般锁住袁绍,熊熊火焰在其中晃动不停。

“项……项逸!你是项逸!”

袁绍终于想起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大讶之下,不由自主地低低呼了一声:“你怎么会在这里!”

竟然……是那个项逸!

那个带着几千河内残兵孤军攻城,竟然险些夺下了虎?#21890;?#22478;头,甚至最后在吕布的出城突击之下都能够活命,怎么都死不掉的刘表?#23665;?/p>

那个自刘表军中悄然消失,最后却神秘地出现在西凉,将韩遂与马腾尽数荡平的那个西凉麒麟儿!

他不远千里跑到这里来,究竟是存了什么心思?

袁绍?#34507;瞪?#21560;一口气,?#22871;?#24515;头的震?#24120;?#23450;了定神,仰头昂然道:“你们……有什么事情?”

真是令人讨厌的傲气啊……

项逸在心里不爽地抱怨了一声。在关东联军之时,袁绍就是这般自以为是,盛气凌人,没想到过了近一年时间,他还是依旧没有丝毫改变。

“嗯……袁绍大人竟然还记得我,真是不容易。”项逸点了点头,淡淡道:“我们的目的是……希望,你和曹操双方能够暂且休战。”

“休战?!哇哈哈哈哈!”

袁绍闻言,现是一愣,随即放声爆笑了起来:“难道,你们是过来给曹阿瞒那小子当说客的么!”

袁绍狂笑个不停,傲然以手展向身后的大军:“我袁绍携劲旅十万南下,今?#31449;?#35201;在这里将曹操一战诛灭,胜利的果实,早在开战之前就被我纳入囊中。你们现在,居然要我和他停战?!你觉得,四世三公,名门出身的我,会因为你的一句停战就放过曹阿瞒?!”

“胜利的果实?”

项逸冷笑一声:“你们这样打下去,谁?#22025;?#27861;得?#32478;?#20040;胜利的果实。方圆数里之内,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

“一个人?谁?难道是你么?”袁绍丝毫不?#27515;?#33410;地伸出手,指着项逸。依旧大笑个不停。

“怎么,你不信?”

项逸轻蔑一笑道:“你若不信,不妨唤你麾下一骑,向着战场之外跑去试试便知道了。”

“试试?试什么?”

袁绍皱起眉头,终于止住了方才?#30446;?#31505;。这个项逸,总不成是专门跑过来跟自己开这样无趣的玩笑的吧?

“试过之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项逸不愿再与他多啰嗦,淡淡一句话道。

袁绍哼了一声,唤过身边一名骑兵,?#24895;?#20182;向着部队进发时的方向驰去。

那名骑兵接了命令,懵?#38706;?#25026;地向前策马奔驰起来。然而,就在众人目力?#24515;?#21450;之处,异变?#24178;?/p>

众目睽睽之下,那名骑兵连同胯下的坐骑一起,仿佛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墙壁,原本高速前进的马匹骤然停住了脚?#21073;?#38543;后与背上的骑士一同抽搐了起来。

紫色的光芒在人与马的全身环绕着。仿佛被天?#30528;?#20013;一般,一人一马同时如同跳舞般摇摆个不停,就像被线牵着的?#20061;?#37027;样,?#20223;?#30528;做出了一连串滑稽古怪的动作。

然后,便像是一根蜡烛一般熊熊燃烧起来。

所有目睹了这一切的袁绍军士兵,统统望着那具正在熊熊燃烧着的尸体,不寒而栗。

“现在,你信了么?”

望着面前目瞪口呆的袁绍,项逸淡淡开口了。



下一篇:
回首页: 天火燎原
上一篇:

浙江福彩12选5开奖号码
新浪彩票专家推荐 欢乐斗地主手机版记牌器 双色球最准预测开奖号码 账号合买 五子棋最高段位 244彩票送彩金 腾讯分分稳赚之技巧方案和做号技巧 赛马会的英文 休肓彩票超级大乐透 北包包官方旗舰店 33选7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最先进的打鱼机干扰器 足球竞猜推荐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