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037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08-28    作者:跳舞

第037章

“黄老的箭,果然神乎其技。”

缓缓策马,在众多袁绍军士兵的围观之下踏出了阵营范围之外,项逸才微笑着侧头,向着黄忠道。

“呵呵……精于一物,方能达到至高境界啊!”

黄忠轻捻颌下长须,笑道:“老夫浸淫射艺数十年,能有今天的境界,只是因为一个字——诚!”

诚于箭,故能长于箭。

“的确如此。”项逸点了点头道:“若非黄老的箭,只怕项逸孤身一人,今天便是没有机会离开袁绍军的营寨了。

黄忠笑了笑,不置可否。

项逸转回头望了望跟在他们身后,一直不发一言的慈苦,待要开口说些什么,终于还是止住了话头。

眼前的山岗之上,孙策三人已经早早自曹营中回来,停在了那里,等着他们。

“不允?#20426;?/p>

三人来到面前之时,还未开口,周瑜已经先一步问道。不过口气虽是询问,其实只是一句确认而已。山下的袁曹两军,依旧在激战不休,显而易见,项逸三人没有能够说服袁绍。

“嗯。”项逸点了点头,反问道:“你们呢?#20426;?/p>

“我们倒是成了啊……”孙策抓了抓头发,苦着脸道:“公瑾?#30446;?#25165;那么好,曹操也不是个笨蛋,倒是很容易说通。而且……好像在我们去之前,他已经发现了刘篌布下的那个结界了。但是……即便说动了他,袁绍那里不肯罢战,?#31449;?#20063;是无用啊!”

“嗯……曹操与刘备双方,开战前肯定要有一些统筹上的协动,人员来往,要发现那个隔离了他们双方的结界倒是情理之中的。不过的确如你所说,即便曹操能够想明白,但袁绍那里不停止攻势,他也不可能单方面投?#34507;傘?#27605;竟,战斗的主动权握在袁绍的手上啊……”

项逸皱眉点了点头,随即问向周瑜道:“那么,这一步失败了,下面你有什么想法?#20426;?/p>

周瑜低下头,细细思索着。细长纤弱的睫毛垂在双眼之上,微微颤动个不休。半晌,才终于抬起头来,脸上充满了睿智的光辉。

项逸看着周瑜的样子,心里一动,想到了此刻远在西平的那个人。

——孔明。

虽然周瑜的外表要比孔明更为秀气一些,但此时此刻,他脸上那因思考而浮现的气质,却与孔明如出一辙。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去帮曹操吧!”

“帮曹操?为什么啊!这场战争,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孙策第一个叫来起来,莫名其妙地看着周瑜,不明白好友为什?#27492;?#20986;这?#33267;?#20182;完全料想不到的答?#28014;?/p>

的确,这是曹操与袁绍之间的战争。身在这里的六人中,项逸是西凉当下的主人,周瑜与孙策是柴桑孙坚一?#26705;?#29976;宁是长江水贼首领,黄忠的主公是长沙韩玄,而一直默默无言,似乎根本没有自己意见的慈苦,则压根只是个苦行僧侣而已。曹操与袁绍的交战,对他们而言并没有任?#25105;?#20041;。

不仅是孙策,除了慈苦之外的余?#24405;?#20154;,也都望着周瑜,期待着他继续解释原因。

“是没有关系。”

周瑜面色如常,点了点头道:“不过,我自然有要帮他的理由。”

“废话,本大爷当然知道你这?#27492;?#26159;有理由的!?#22791;?#23425;不?#22836;?#22320;吵吵着:“本大爷要听的不是你有没有理?#26705;?#32780;是你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32610;?#26159;急性子……”周瑜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首先,在这里的除了甘宁和慈苦之外,其余我们四人,要么有奉仕的主公,要么干脆自己就是一方之主了……”

说到这里,周瑜的眼睛瞟了一下项逸,继续道:“曹操和袁绍目前的战争,从实力上来看,完全是袁绍占优。袁绍占据了整个河北,并州、冀州与幽州,还有青州的一小部分,兵力达到了足足十五万人,而即便除去了散布在邺城与其余城池的守备兵力,随他南下征伐曹操的兵马也达到了十万之多。那么,如果让袁绍击败了曹操,下面将会是什么?#32622;?#21602;?#20426;?/p>

“唔……显然是继续扩张势力了!”

孙策已经大概明?#23383;?#29788;要说什么了,?#32769;?#36947;:“那?#27492;怠?#20320;是希望顺带解决?#31995;?#36825;个威胁了!”

“等等……”

项逸举起一只手,皱着眉头打断了孙策的话:“袁绍的实力,的确远远雄厚于曹操。甚至可以说,当今天下,单论地盘与兵力,他已经是首屈一指了。但是……袁绍自身却实在算不得什么明主……”

“虽说袁家四世三公,祖上?#27966;?#25925;吏遍布天下,加之麾下武将谋士众多,兵精粮足,此前还担任了讨伐董卓联军的盟主。但是,袁绍这个人刚愎自用,听不进部下进言,总爱一意孤行。而且,这个人太看重自己的家世,容易为虚名所累,?#19981;?#21548;人吹捧,便会养成他自高自大的习惯。”

项逸说完了袁绍,不屑一笑,伸手指向下方曹操阵营的方向:“相反,曹操却要?#20154;?#24378;得多了。曹操善于统率,手下大将归心。他为人又是城府极?#30591;中?#25165;大略,素来唯才是举。我昔日见过的关东联军诸侯之中,他是其中翘楚。所以,若是容曹操击败袁绍,自此在中原坐大的话,只怕……对余者的威胁要远远大于此刻的袁绍了。”

周瑜双目一亮,望向项逸的目光中便带了几分惊奇与欣?#20572;骸?#35828;得很对。世人皆知,西凉麒麟儿项逸以武将之名扬名天下,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竟然也有如此识人眼光。”

“不……”项逸摇了摇头,微笑道:“也并不全是我自己看出来的。我有一至?#32531;?#21451;,以上的评论,有不少倒是他昔日对我说过的。”

“原来如此……”周瑜点了点头,双目中浮现出兴奋之意:“有此人相助,?#21387;?#39033;兄能轻松扫平西凉了。真盼有朝一日,能见一见项兄所言的这?#32531;?#21451;。”

“会有机会的……”项逸笑笑道:“那么,既然你也觉得曹操要远远强于袁绍,为什么此刻还要我们插手,站在曹操一方呢?#20426;?/p>

周瑜微笑着侃侃而谈道:“虽说袁绍此人远远不及曹操,但他若今日一败,依旧更为有利。”

“首先,这一战,是袁绍攻,曹操守。袁绍南征,十五万兵马只带出了十万人。他便是负于曹操,但也不过是元气大伤而已。逃回河北,依然有着?#27827;?#39037;抗的实力。曹操若是想要乘胜吃掉袁绍,只怕还要费上好一番功夫。等到袁绍完全被连根拔起,曹操有余暇面对其余势力的时候,还不知是多久之后的事情。而那时的天下大势,则或许已大不同于今日了。”

“而曹操此处的五万兵马,已是他的全部实力,尽在于此。若不是他不知道吕布也与你?#40644;穡?#26469;赴刘篌的这个约会,只怕连潼关之外的那万余人马,都要?#40644;?#24102;到这个战场之上了。所以,曹操今日若一败,则必当万劫不复。袁绍吞并了曹操,完全可以顺势继续扫荡天下。”

“所以,助曹操,就是为了争取时间而已。尽管曹操无论统率、智计还是容人之量,御人之术上,都要强于袁绍,但至少,他不会在这一仗战胜袁绍之后,马上就拥有不可抵挡的实力。”

“嗯……没错。”

项逸越发地感觉到,面前这个年轻俊美的少年,与孔明有着多么的相似。

看着他微笑着侃侃而谈的样子,简?#26412;?#20687;是看到了几年前?#30446;?#26126;……

?#25300;?#21890;!还是不对啊!”

甘宁听完项逸与周瑜两人的连番长篇大论,眨巴了两下眼睛,又嚷嚷了起来:“你们?#36947;此等ィ?#19981;是忘了最根本的那个问题么!我们现在是要脱离那个神经兮兮的刘篌布下的结界啊!就算要讨论袁绍和曹操谁胜了对你们更为有利,那也是在我们能够逃出去之后吧?#20426;?/p>

“没错。当然得先确保我们能离开这个封绝杀阵。”周瑜点了点头,微笑道:“所以,我刚才说了一个‘首先’。”

“呃……那好吧,本大爷就听听你的‘其次’会说些什么。?#22791;?#23425;翻了翻眼睛,哼了一声道。

“其次……方才我自己想过了,这个名为封绝杀阵的结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周瑜蹲下身,伸出纤细颀长的手指,在地面上画了一个圆圈:?#32610;猓?#23601;是刘篌布下的封绝杀阵了,我们现在,就身处在这个结界之中。”

“废话,这个本大爷都知道!?#22791;?#23425;可能是掏腻了鼻孔,开始伸出手指,一脸懒散无赖样地掏起了耳朵来,算是换换口味。

周瑜笑了笑,没有理会甘宁的嘲讽,继续道:“阵法这种东西,我也有过一点了解,但是,那不过都是指为了?#30473;?#26041;的士兵能够在作战时保有最大限度的优势,而采取的各种不同的部署方式而已。它们的作用,只是保证己方的士兵,能够最大限度地互?#21999;浜希?#25915;击?#22836;?#24481;。而现在刘篌布下的这个封绝杀阵,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倒是更近似于仙术,甚至……妖法的东西了。”

“没错……”项逸叹了口气,自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向着远处用力抛去。果然还是如同之前一样,石块在飞行了不远之后,便仿佛撞上了一堵墙一般,激起一阵电光,随后在空中撞了个粉碎:?#32610;?#26679;的东西,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周瑜笑了笑道:“但是……即便真的是仙术或是妖法,也不可能真的无论面对多少人都能将之尽数屠杀吧?否则,这样的阵法,在历史上总该出?#27490;?#20960;次。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一支大军是莫名其妙地被困在这样的阵法中而全军覆没的?#20426;?/p>

“嗯……”项逸点了点头,似乎捉摸到了什么,但又难以把心底那丝感觉清楚地?#36466;?#21040;,只?#30473;?#32493;听周瑜说下去。

“你们应该都还记得,在布下了这个结界之后,刘篌看起来非常的疲累吧?那么看来,即便对他?#27492;担?#24067;置这样的结界也是非常消耗精力的一件事。所以……我敢肯定,这个结界的外壁绝不可能真的拥有杀掉让我们所有人的强度!”

项逸方才恍然,双目一亮,愕然道:“你……你是说……”

“没错……”周瑜信心满面的脸上显出坚定的断然之色:“为了刘备的顺利崛起,刘篌想要杀掉我们所有的人,但他绝没有那个能力,一举收走这里十余万人的性命。所以,他真正的手段,其实只能是借我们自己的?#21482;?#30456;残?#20445;?#37027;?#27492;担?#32467;界只不过是起到一个?#25243;?#30340;作用,逼得被困在其中的我们不得不开始互相搏杀而已。而当这个封绝杀阵中杀到只余下一个伤痕累累的最终幸存者时,再要动手,岂不是又干净又方便?#20426;?/p>

“所以,如果我们现在碰上这个结界的外壁,一定会死。但……若是?#20013;?#26377;一千人,一万人?#40644;?#28044;向结界之外的话,这个结界……”

“一定会崩溃!”

项逸微笑着,大声说完了周瑜余下的?#21834;?/p>

“没错!”周瑜也微笑了起来:“所以,我们要帮着曹操去击败袁绍,而且……更要让袁绍的败兵?#40644;?#21521;着结界的某一点溃退而去。当数万人集体向着结界的某一点冲击的时候,就是……我们脱困的时候了!!”

………………

?#25300;梗?#22823;哥,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你倒是说句话啊!”

刘备军的主营里,张飞一直跟在正紧锁眉头,踱着步子的刘备身后,嘟嘟囔囔地问个不停。

原本已经离开主营,整备士兵准备进击的关羽,也已经回到了刘备身边。虽然没有如张飞般聒噪不停,但他询问的眼神,也一直投射在刘备身上。

尽管两个义弟都以自己为主心骨,但刘备的心中,却也同样没有答?#28014;?/p>

究竟,现在该怎么办?

曹操军和自己之间突然出现的那道诡异的无?#25569;?#22721;,将他们与战场之间完全割裂开来。曹操和自己,都已经派出斥候沿着那道障壁探察过了。但是,那道障壁竟然一直?#30001;?#19979;去,直到袁绍军的阵营处依然没有消失的痕迹。

自己,此刻竟是被排除在了战场之外。

虽然没有被卷入战团,但这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之前自己也曾离开主营,与曹操两人相隔着那道无?#25569;?#22721;,交谈过一番。

虽然曹操嘴上没有说,但从他的眼神里,刘备很明显地看到了对自己的怀疑。

曹操和袁绍,都被困在了这障壁之内,只有自己置身事外。曹操若是不怀疑自己,那才真叫有鬼。

但是刘备自己心里却很清楚,这道障壁,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那么……难道是袁绍所为?但是这样迹近妖术的东西,袁绍军中应该也不会有人懂得才对吧?

曹操和自己匆匆交谈了两句,便回到己方主营里去指挥兵马,迎击袁绍的?#30830;?#20102;。?#27492;?#30340;意思,不管为什么出?#32456;?#26679;诡异的事情,总要先把对面的敌人解决了再说。

但是,在那之后该怎么办?

自己领来的这八千人,说起来也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力量。其中更有五千人,还是之前因为郭嘉与陈宫的一个赌局,自曹操那里拨来的。但少了这八千人,或许……曹操这一战便有输?#30446;?#33021;。

那么……若是曹操败给了袁绍,自己在这乱世中飘摇不定的小小势力,那还不是在袁绍反掌之间,便要化为?#30830;郟?/p>

而即便是曹操以少胜多,击败袁绍,他对自己,又能够继续信任下去么?或许,双方之间刚?#25112;?#31435;起来的同盟关系,就要因为这个诡异的障壁而土崩瓦解。

而若是……若是这障壁一直没有消失呢?

刘备苦着脸继续想着。黄河还在北方的数十里之外,这片平原之上,并没有水源。即便临时打井,掘出水来,但两军的军粮,又能维持多少天?

而若是如此,那么不论曹操或是袁绍谁能得胜,到最后,都不免落得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那么,失去了曹操这个盟友……自己?#25351;?#21435;抱谁的粗腿呢?

刘备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看起来,倒还真是个不幸的?#20013;恰?#26132;日托庇于公孙瓒门下,结果界桥一战,公孙瓒惨败给了袁绍,最后,还死在自己的手上。现今与曹操虽然名为盟友,但实际上依旧还是自己依附于他,结果,曹操现在似乎也凶多吉少了。

刘备叹了口气,幽幽抬起头来,却发现了站在营帐一脚,神情自若的陈宫,不由眼睛顿时一亮。

自己,怎么竟把他忘了?

刘备抛下身后的张?#26705;?#24555;步走到陈宫面前,垂地深深一揖,超出以往任何时候的恭敬之态。

“主公为何行此大礼!”

陈宫慌忙伸手扶住刘备,虽然面色惶然,但声音里却听不出什么慌张之意。

刘备抬起头来,目光恳切望向陈宫,沉声道:“公台不会不知道刘备此刻心忧?#38382;攏?#21448;何必佯装不知?#20426;?/p>

陈宫微微一笑:“主公……是在担心不知该如何自处么?#20426;?/p>

?#32610;?#26159;。”刘备肃然点头道:“还望公台指点。”

陈宫笑言道:“因为了这骤然出现的无形墙壁,隔开了主公与曹公的阵营,纵使有心参战,却只能徒呼奈何。这一战,若是曹公败了,那么主公便担心袁绍下一步的攻击。若是曹公胜了,主公却又担心遭他?#24405;?#20102;。而?#21482;?#26159;……没有胜者没有败者,双方?#20960;?#28781;于此的话,主公则又担心,自己回到那一座区区平原小城,能否自保的问题了。不知……属下说得可对?#20426;?/p>

“分毫不差……”刘备慨然长吁一声道:“我得公台,不啻如鱼得水啊……既然公台明白我心思,那么……下面究竟该怎么办呢?#20426;?/p>

“等。”

陈宫微微一笑,吐出了一个字。

“等?等什么?#20426;?/p>

刘备听见陈宫这样简单的回答,不由一愣,愕然追问道。

“等变化,等转机。”陈宫轻捋柳髯,解释道:“不论这样情况的造成,是由于袁绍也好,曹操也好,?#21482;?#32773;是第三方也好,无论如何,总有他的目的在。所以,这样一道障壁的出现,绝不会是结束。”

“公台的意思是说……下面还会有事情发生,与其胡?#20063;?#27979;,不如静静地在这里等着看,下面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20426;?/p>

刘备皱着眉头揣摩着陈宫的意思,犹豫着开口试探问道。

“没错。”

陈宫点了点头:“主公担心三种情况,最后的结局却只会选择其中之一。所以,现在最好的打算莫过于静观其变,再随机应变。”

陈宫的一番话,令刘备心中大定,再次向着他深深一揖,满眼感激之色。

陈宫微笑让过,口中连忙推辞。

刘备身后的张?#26705;?#21364;一脸茫然地在心中反复念叨着陈宫方才所说的?#21834;?/p>

“静观其变……再随机应变?#20426;?/p>

张飞脑子转了半天,才终于反应过来。

?#21834;?#22902;奶的,这?#19968;?#35828;了那么多,其实不都是废话么!归根到底一句话,就是现在他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该怎么办么!”

………………

对于自己当下处境猛然不知的袁曹两军,正在战场的最中央处?#26494;?#19981;休。

战线左翼。

?#21543;保 ?/p>

夏侯惇一刀将面前一名袁绍军士兵自额角直到胯下劈为两半,仰天虎吼起来。

周围的曹军也同时应和着主将的?#21543;?#40784;齐大吼,一时间,竟然将面前的袁绍军震得一愣。

借着方才一刀之威,夏侯惇策马冲进袁绍军大队人马之中,左冲右突,当者披?#25671;?#38271;刀挥舞之下,再斩杀了数十名敌兵,这才拍马退回后方,喘息不定。

战斗,已经开始了半个时辰。

尽管又有了曹仁与他带领的五千士兵加入,但相对应的,对面的袁绍也同样很快调集了一万士兵加入了前线的战团,始终对着己方保持了两倍的数量优势。

苦苦支撑,再苦苦支撑,但曹军依旧被具有数量优势的袁绍军压迫?#20040;?#19981;过气来。

“主公怎?#27492;担俊?/p>

夏侯惇对着身后的刚自本阵赶来的传令兵急急问道。

那传令兵单膝跪地,低头咬牙道:“小的已经将此处战况回报主公,但是主公……主公说,现在投入预备队,为时还太早,要夏侯将军……无论如何尽力支撑下去!”

夏侯惇?#19988;?#32725;张,满面怒色,向着空中怒挥一刀,刀上的点点血珠飞散洒落:“支撑!支撑!就只知道让我支撑!再不给援兵,让我怎么支撑!”

双方的?#32784;?#22810;先阵,在这块毫无险要的?#38477;?#19978;,拉出了长近一里的战线,每一尺,每一丈上,都在不停地流血。

袁绍军的,曹操军的。

先阵的战斗,已经?#20013;?#20102;半个时辰。不停?#26494;?#20102;半个时辰的曹操军,除了阵亡当场的,已经大多疲惫欲死。

而对面的袁绍军,因为了人数上的优势,不仅在战局上渐渐占了上风,而且体力耗尽的士兵也可以暂时后退休养。

顶着对面巨大压力的曹操军,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边?#25285;?#29978;至就连夏侯惇兄弟这样的将领,也?#40644;鵲们?#33258;提刀上马,上前搏杀了。

尽管这样的做法极大地鼓舞了曹操军的士气,但依旧不能?#35851;?#21452;方的兵力?#21592;取?/p>

惨叫声、兵器碰撞声不停地在夏侯惇的前方响起。一个个小队的士兵投上前去,再一个个消失在战线之中。

夏侯惇方才心头一急,一声怒喝之下,双眼竟然?#32531;冢?#33050;下一软,在马上晃了两下,竟然险些栽倒在地。

那名传令兵急忙冲上前来欲待搀扶,夏侯惇向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事,深吸两口气,在马上坐稳了身子。

方才的半个时辰里,夏侯惇已经往复五次,直驰阵前,亲?#21482;拥?#31361;入敌阵。每一次,?#26082;?#36208;了数十条袁绍军的性命。但……在数万军中,这也只不过是杯水?#25932;?#32610;了。

现在看来,想必是自己脱力了啊。

派自己和弟弟作为先阵,这是在开战之前主公?#22836;?#21648;了的。而这一战的战略,就是要以轻兵尽量磨掉袁绍的耐心。主公当时说了,只要能够逼得他先将精锐部?#25317;?#24448;战线,我们就赢了。

所以,自己所率领的这一万人,统统都是装备最?#30591;?#35757;练最少的轻步兵。就连后来的曹仁带来的五千援军,也不过是稍微?#21487;?#20102;那么一点而已。真正的精锐,则全部留在了本阵之中,以备那最后的?#20570;?#19968;击。

但是……夏侯惇在心中苦笑了一下。若是在预备队投入以前,先阵先就已经崩溃了,那么,再精锐的预备队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真是没有想到,袁绍的耐心居然那么好啊。

“你……再跑一趟吧。?#27605;?#20399;惇望了望前方?#26494;?#19981;停的战线,向着那传令兵叹了口气:

?#26696;?#35785;主公,若是半个时辰之内再没有预备队,就准备为我们三人收尸吧。”

………………

“元?#27809;?#30495;是心急啊……一会儿的功夫你就来了两趟。”

望着面前满身?#23601;?#30340;传令兵,曹操只是淡淡笑了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传令兵听见了曹操的话,依旧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虽然头低得更?#20572;?#20294;却始终没有退下。

“我说,我知道了。”

曹操皱了皱眉头,提高了一点音量。

传令兵听见曹操语气中的不?#22836;常?#36523;体一晃,咬了咬?#28291;骸?#26159;!小的告退了!”

看着那传令兵躬身退出帐外,曹操这才幽然叹了一口气。

没有想到,袁绍这一次的耐心竟然那么好。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将先登死士与大戟士调往前线。

虽然自己心里很清楚,夏侯惇,夏侯渊与曹仁的先阵顶受着多大的压力,但是……自己还是不敢轻易出动那一支部队啊。

毕竟,那个威名响彻北方异族的公孙瓒所留下的前车之鉴,依旧历历在目。

“主公,之前的那三人又来求见了!而且,还又带了三人来!”

一名小校掀开帐幕,恭敬地禀报道。

“是么?快请进来吧!”

曹操双目一亮,嘴角浮现出了一道笑意。

……

“好久不见了啊,曹操……”

曹操望着跟随在周瑜三人身后进入大帐的那个年轻男子,嘴?#25250;?#20986;了一丝笑容。

“是你?!”

曹操原本的确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见昔日虎牢关下,自己意欲延揽的对象。

到现在,曹操依旧清晰地记得,那个年轻人是如何单枪匹马冲到关门之下,一箭射落方悦的首级抢回,又是如何领着八千原本被看做炮灰的河内残兵,将虎牢关险些夺下的。

曹操还记得,自己看见项逸在城头之上的表现之后,是如何兴奋地对身旁的那些诸侯们大声说,河内的地方他们谁想抢就抢吧,自己不再参与了!但是城墙上的那个项逸,自己要定了的。

“的确,好久不见了啊……已经快要一年了吧?#20426;?/p>

曹操连忙迎向了项逸,满面亲和的笑容,呵呵拉起项逸的手,大声聊起关东联军之时的往事来。

孙策在一旁看了,撇了撇嘴。方才来曹营时,曹操见到自己也是这幅模样,说他跟老头子当年讨董之时,同在关东联军之中,算是有过同袍之情,然后就开?#21450;屠?#24052;拉地说着什么虎父无犬子之类的冗?#28014;?/p>

这?#19968;錚?#20284;乎不管见到谁,只要他愿意,都能马上做出一?#40763;?#23494;无间的模样来。

“呵,你在关东联军之?#26412;?#24819;?#27427;?#25105;,我知道。不过这些旧事,今天就不必再提了。我没有想到的是,今天我竟然要和你并肩作战了。”

项逸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

“果真?有诸位的相助,看来今天这一战,袁绍是必败无疑了!”

曹操心中猛地一喜,看来,这六人应该是在联系袁绍那一边的时候,被拒绝了。这,本来也在曹操的意料之中,否则,同样寄意于在今天一举击败袁绍的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地答应此前的周瑜了。

因为无论如何,单方面?#20449;?#30340;休战都是不可能实行的。既然这样,那又何苦不卖一个好给那三人呢?

“不过……我们站在你这一边,可不是无条件的。”

周瑜轻咳一声,开口道:“作为交换,我们需要你在某些方面的配合。当然,这样的配合并不仅仅是为了我们的利益,同样也包括你在内。”

“哦?此话怎讲?#20426;?#26361;操凝神望着面前这个丰神俊朗的少年,饶有兴趣地问道。

“一俟袁绍军溃败,马上开始追击,但是……尽?#21487;?#36896;成杀伤,而是将他们驱赶往一个方向。”

“为什么?#20426;?#26361;操哦了一声,目光炯炯望着周瑜问道。

“为了脱困。”

周瑜淡淡道:“具体的详情,以及我是怎么推断出这个结果的,就不跟你多解释了。总之,我们推测,若是让这道障壁短时间内承受大量的冲击的话,应该可以将它打破。我想,你应该不会希望即便击败了袁绍,最终也要被困死在这里吧?#20426;?/p>

“那是自然。”曹操呵呵笑了起来:“若是最终不能离开这片战场,那么我和袁绍之间孰胜孰负,还有什么意义?#20426;?/p>

周瑜微微一笑道:“那么很好。从现在开始,直到这场战事结束,我们都会站在你的这一边了,曹?#31995;隆?/p>

曹操点了点头,面上和煦的笑意自然无比:“那么,介绍一下你的其余同伴吧。除了项逸与我早已熟识之外,另外两位是?#20426;?/p>

除了孙策甘宁二人,此前一并前来之?#26412;?#24050;向曹操通过姓名,余下的黄忠与慈苦,也由周瑜一一介绍。黄忠略带矜持地向曹操打了个招呼,而慈苦,除了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礼之外,便只是淡淡地垂着眼睑,不再多说。

不过曹操看起?#27492;?#20046;并不在乎他们随意的态度,反倒只是拉着这六人言笑晏晏。

与孙策和周瑜谈谈昔日关东联军里与孙坚二人的交往,又大赞了一番项逸在虎牢关下的英勇表现,以及在西凉倏然崛起的奇迹。

对着甘宁,他身为一方诸?#30591;此?#20046;毫不避讳对方上不得台面的水贼身份,同样大加恭维甘宁率性随意的名声。

尽管与韩玄并未曾谋面,但曹操依然与黄忠亲切交谈了几句,并?#24050;纤?#22320;批评了“老者不以筋骨为能”的那句古话是无稽之?#28014;?/p>

就连与慈苦,曹操都能说上两句。据说,他少年时在洛阳时,曾经也去过那个著名的白马寺。并且对那间寺庙在董卓撤离之时被大火焚毁,表示了深切的哀痛。

不论是对哪个人,曹操似乎都能够找到共同的话题,并且在与他交谈的时候,始终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项逸在心中?#21482;?#24518;起了自己在关东联军之中?#28304;?#20859;伤之时,曹操一天来探望自己数遍的日子,不由?#34507;?#36190;叹,面前此人,的确是天下人杰。

以他这样的个人魅力,待人之风,又何尝用得着担心,无法?#27427;?#19990;间英雄?

“?#31995;?#20844;,只怕现在不是谈笑的时候了吧?你的先阵,真的不要紧么?#20426;?/p>

周瑜似乎对曹操言语中流露出的亲和力视若无?#33579;?#24494;微皱眉问道。在山坡之上,他们也看见了,两军的先阵兵力相差悬殊,曹操军已经被袁绍军完全压在了下风。而除了起初的五千人,似乎曹操也再没有派过预备队补充上去。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安坐帐中,与自己等人谈笑风生?这样,看起来也太过老神在在了一点。

“不妨事。”

曹操微笑着摆了摆手道:“夏侯元让、妙才兄弟二人,都是我的同族兄弟,他们的能力,我信得过。既然袁绍都有那个耐心等下去,为什么我不能等呢?#20426;?/p>

“等?等什么?#20426;?/p>

周瑜闻言一愣,略略有些不解地问道。

“等……谁先丢出手里最大的一枚棋子!”

曹操哈哈大笑一声,方才答道,帐幕外已经传来了急促的禀报声:

“主公!袁绍动了!”

“看来……袁绍的耐心的确还是要比我差一点啊!”

曹操的面上闪过一丝得色,站起身来,浑身闪耀着兴奋的光芒,大踏步向着帐外走去。

“诸位,既然许诺了?#40644;?#24182;肩作战,那么……现在就是决战?#30446;?#22987;了!”

走出帐外,项逸便看见了远处胶着?#26494;?#30528;的战线,已经开始波动着向己方缓缓挪动,很显然,是对面的压力突然增大,看起来,似乎马上就要崩溃的样子。

“哪一边?#20426;?/p>

曹操的面色已经由方才的兴奋变为了凝重,沉声问向一旁的传令兵。

那传令兵低头恭声答道:“禀主公,只有左翼,是先登!”

“只有先登?难道大戟士要留着保命用么?#20426;?/p>

曹操冷笑了一声道:“那也无妨,干掉了先登,袁绍也就少了一只胳膊了。哼……袁绍啊袁绍……枉你一手建立起来的这支精锐,今天,就埋葬在官渡的这篇土地之上吧……曹纯!”

“属下在!”

随着曹操开口,一名侯在帐外,看起来不过二十余岁,满面彪悍的年轻人双?#30452;?#25331;应声道。

?#30333;?#32764;。”

曹操的话很简短,仅仅只是两个字而已。但那名年轻人却不再多问,仅仅只是再度一抱拳,恭声应下。

项逸看到,他俯下身去的时候,肩膀在微微地颤抖着。

那究竟是……害怕,还是激动?

很快,当那个名叫曹纯的年轻人抬起头来之时,项逸便得到了答?#28014;?/p>

一张兴奋得近乎醺然的脸满面红光,双眼之内?#20102;?#30340;锐利光芒,似乎要?#24524;?#36215;来。

“去吧。”

曹操伸出手,在曹纯的肩上重重一拍,眼里全是鼓励的目光。

曹纯站起身来,匆匆向着营地别处快步走去。

?#32610;?#23401;子,也是?#26131;?#26063;内的年轻人。”曹操望着曹纯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介绍道:“算起辈分来,是我的族弟,但是因为年纪小,跟我的关系,倒是更像是叔侄了。”

项逸点点头道:“看上去倒挺有几分悍勇之气,只是,仿佛没经过什么锤炼的样子。”

?#25353;?#28860;,当然只有在战场之上了。面前,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机会么?#20426;?#26361;操拈须微笑:“你当年在虎牢关,不也只是初上战场么?#20426;?/p>

“那倒是……”项逸也笑了,点头道:“而?#19968;?#24046;一点死在那里。”

“不过现在,能让你死的人,只怕已经寥寥无几了啊……”

曹操呵呵一笑,尽管远在兖州,但西凉的事情,他毕竟还是能够了解一些。甚至西京城内那一夜所发生的事情,他也知道了个大概。而知道得越多,便越令他感到项逸?#30446;?#24597;。

那,绝不仅仅是运气而已。

“说起来,我们双方既然已经成了并肩作战之势,那我们总该也做些什么吧?#20426;?#39033;逸扬眉道:“难道,你打算就让我们坐在这里看着?#20426;?/p>

曹操微笑道:“怎么?才进了我的营地没多久,就急着上战场了?现在的局势,还用不着你们上战场。毕竟都是我自己的兵,若是临时交给你们带,只怕不太利索,不如我自己的将领用着顺手。倒是回头到了将战的时候,怕是就得拜托诸位了。”

“嗯,明白了。”项逸微微一点头,心中明白曹操的打算。

曹操麾下,似乎的确只是靠着宗族撑起来的场面,但无论夏侯兄弟也好,曹仁也好,虽然传言中统御兵马都是不错,但似乎都算不得什么顶尖的武将。而河?#26412;?#20013;,颜良文丑二人盛名,则远在他们之上了。曹操与刘备联手对敌,只怕多半不是指望着他那点势力,而是麾下关张那等猛将了。此刻刘备既然已经被刘篌的结界隔离在了战场之外,没有可能再参与这场战斗,那么自己几人的到来,自然是给了曹操极大的助力。

曹操与项逸旧日便相识,虎牢关下?#24067;?#36807;他的身手,自然是极有信心。而其余众人中,虽然周瑜看起来文?#26102;?#24428;,但孙策身为江东之虎孙坚的儿子,虎父无犬子,想来也不会比项逸差到哪里去。甘宁身为长江水贼的首领,凶名早已在外,虽然并非武将出身,但大江之上纵横多年,更加不可能是个弱者。有此三人,即便那个名为黄忠的老将,与那个奇奇?#27490;?#30340;比丘僧不上阵,想来也是够用了。

只是令曹操奇怪的是,这几个人里,一个是西凉的一方之雄,两个是江东孙家少主与好友,还有一个水贼,一个比丘僧,和一个长沙韩玄手下的无名老将,这几个人,又是怎么会凑到?#40644;穡?#20986;现在自己与袁绍的战场之上的?

不过,这个问题曹操也只是在脑子里转了一圈而已,也没有再多开口询问。笼?#32456;?#20010;战场的结界出现的原因,看起来这几个人应该是心里清楚的,甚至……恐怕和他们就有些什么联系在其中。但既然他们不?#38468;玻?#26361;操也不会不知趣地硬要问出个答?#28014;?/p>

曹操一向认为,求知欲并不能给自己带?#24904;?#20309;?#20040;Α?#23545;于曹操?#27492;担?#25511;制不能了解的,总比了解不能控制的来得更实际。

只要能够脱离这个恼人的囚笼,那么具体这一切的缘?#26705;?#26361;操也并不是非要弄清楚不可。

不管怎?#27492;担?#36824;是?#28982;?#36133;眼前这看得见摸得着的敌人吧。

………………

“主公,为何不再继续等一会?#20426;?/p>

审配望着刚刚下令陷阵营出击的袁绍,皱眉问道:“主公不是说了,不急着击溃面前的曹操,要多玩一会了么?#20426;?/p>

“哼……”袁绍阴冷地哼了一声道:?#24052;媯?#29616;在可不是玩的时候了。方才派出去的侦骑回报你又不是没听见,这里方圆十里之外,都成了无法跨越的死地。都已经被困在笼子里了,还有什么?#37027;?#29609;?当然是先解决曹操,再想办法出去再说了!”

“但是……那也未必要马上就投入先登部队吧?曹操的兵力反正也不如我们雄厚,也用不着把最精锐的部队现在?#25237;?#36827;去吧?万一……有了点什?#27492;?#22833;的?#21834;?#21478;一边的谋士郭图也忧心忡忡地建议道。

在界桥一战之中,先登死士部队虽?#40644;?#20511;着麹义精妙的指挥,与兵种之间的相克,轻?#23665;?#20844;孙瓒的多年心血,令异族都为止胆寒的白马义从一战屠尽,但其后麹义却被单骑逆冲的?#26685;?#19968;箭射杀。而八百先登死士,竟然也被他一个人以连珠箭,利用射程上的差距射杀了近百人。

而对于先登这样精选士卒,精制装备的精锐部队,哪怕死上一个,都是重大的损失。

袁绍鼻孔里哼了一声,傲然道:“哼,不玩了归不玩了,但是总还是得让曹操知道我?#30446;?#24597;!让他明白,我袁绍可不是仗着兵多欺负他!就算是跟他兵力相当,有这支先登在,我也能将他轻松击败!”

“但是……”郭图还要再说,被袁绍的眼睛狠狠一?#26705;?#19979;半截话顿时含在了喉咙里,不?#20197;?#21520;出口了。

“对了……”袁绍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开口道:?#25226;樟己?#25991;丑在哪?#20426;?/p>

“禀主公,?#25112;?#20891;和文将军此刻正在第二梯次的两万部队里,等待主公的命令出击。”审配躬身回答道。

“嗯……让他们把部队交给吕旷和?#32769;?#20804;弟两个吧。”袁绍沉吟了一番,一丝威严的笑意渐渐浮现在脸上:“然后……告诉他们,如果想洗掉自己被?#26685;?#20174;平原撵回来的耻辱,就去把夏侯家那两个?#19968;?#30340;首级取给我看吧!”

“属下明白了!以颜文二将军的实力,此事易如反?#30130; ?/p>

“然后……等曹操军的先阵崩溃之后,吕旷?#32769;?#30340;第二阵就可以投入战线了。至于第三阵……现在看来只怕是不需要了吧!”

袁绍走出帐外,望着前方远处战线上,摇摇欲坠的曹操军士兵,以及士气如虹的己方先阵,不由得意地?#27966;?#22823;笑了起来。

“混蛋!后援还没来么!”

夏侯惇长刀横扫,将身前数名扑上来的袁绍军士兵逼退,怒得须发皆张,但却不敢将这话大声吼出来。

一万五千人的先阵,虽然交战之中无法统计,但大致一眼望去,此刻已经折损了近半。若不是他与夏侯渊,曹?#35782;?#20154;一直身先士卒地奋力拼?#20445;?#27492;刻士气早已崩溃了。

尽管如此,但余下的士兵,也大都筋疲力尽,望向眼前绵绵不绝的袁绍军的眼神,也由坚毅变为了担忧和畏缩。

若是自己再表现出亟盼后援的样子,只怕身后的士兵,现在就要当场溃退了。

“将军!将军!”

一名小兵向着夏侯惇高声惊呼起来。

长刀划过面前一名挺枪直刺过来的袁绍军士兵的咽喉,带起一抹纷飞的血珠。夏侯惇回过头来,还未及开口,却只看到身后小兵面上惶急的眼神。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夏侯惇的心顿时向下一沉。

难道……这一战要败?

己方的后援还没有抵达,而袁绍军的身后,却已经多出了一支正在向前缓缓开进的部队。

那支部队的人数并不多,看上去不过区区数百人而已,但依然让曹操军士兵自上而下,都陷入了极大?#30446;只?#20043;中。

一面面巨大的,超过人身高度的巨盾,遮挡住了所有正在向前?#24179;?#30340;士兵。实际上,夏侯惇能够看见的,仅仅是那如山般厚重的盾墙而已。

但是,这就已经够了。仅仅作为一?#30452;?#35782;,这一列列盾墙已经足?#21592;?#26126;他们的身份——

八百先登死士,袁绍军中最强的打击力量。在界桥一战中面对面硬憾彪悍的白马义从,并将之完全摧毁?#30446;?#24597;存在。

那一面面盾墙,则正以一种缓慢而固定的节奏,向着己方?#24179;?#32780;来。

轰雷般的声音,一声声在战场之上响起。

那是先登死士不分先后,每一步齐刷刷踏下的落地声,与盾墙紧随其后砸在地面上的?#19981;?#22768;。

每前进一步,先登死士手中的巨盾都会整齐划一地重重落在地上。尖锐的盾牌底部同时落下,砸入地表,再整齐划一地同?#26412;?#36215;。然后,向前一步,再度砸下。

他们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但却恰恰是这样缓慢而坚定的?#24179;?#23545;于他们面前的敌人有着更?#30475;?#30340;威慑力。

那一下下巨盾砸地的声音,同样?#25165;?#28982;砸在了曹操军士兵的心头。

“将……将军……”

那名方才大叫的小兵,此刻正满脸苍白地望着夏侯惇,眼神?#26032;?#26159;恐惧。

虽然没有继续说什么,但是他的?#37027;?#24050;经完整地传达给了夏侯惇。

夏侯惇咬了咬?#28291;?#19968;拨马缰,掉头向后便走。

身周的曹操军士兵顿时齐齐一愣。这……这是要撤退么?

但是主将就算要撤退,?#20040;?#20063;要跟下面的小兵卒子打一声招呼,大家?#40644;?#36305;吧?这……这也太无耻了!你自己骑着马,招呼我们一声会死啊?难道还怕我们跑得比你快么?

但士兵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没有来?#30473;?#25300;腿跟上的时候,夏侯惇已经驰到了战线的最后方,却勒住了胯下战马,随后将长刀举过?#33539;ィ?#39640;高竖起。

此刻,已近?#31456;?#26102;分。暮光斜斜照在长刀之上,连带着?#24230;?#19978;沾满的血迹,映出一抹鲜艳的残红。

夏侯惇没有说话,只是以他锐利的双眼冷冷扫过身前的一排排曹军士兵,随后,手中长刀挟着风雷之势怒劈而下。

泥土?#36861;桑?#32418;痕一闪而过,一道深深的刀痕印在了地面之上。

夏侯惇低下头,看了看地上那道刀痕,随后仰面向天,一道长啸亢然而起,凄厉高亢,声震云霄:

“而今为主公而战,焉有退却之理?不胜,则有死而已!!!!”

随即,夏侯惇手中长刀一摆,双腿一?#26032;?#33145;,双目尽赤,向着对面密密麻麻的袁绍军反身杀去。

“便以此线为界,有进无退!”

?#21543;保 ?/p>

曹军士兵们呆呆地望着退后了的夏侯惇,在刻下那一道界线之后重又杀回,统统都愣了半晌,随即,才终于反应了过来,齐齐奋力呐喊起来。

?#21543;保 ?/p>

?#21543;保 ?/p>

“有进无退!有死而已!”

“有进无退!有死而已!”

高亢的?#21543;?#33258;这左翼蔓延传递,到?#26032;罰?#20877;到右翼,直至整个先阵的队伍,都统统伴随着这个节?#21999;?#21564;起来。

“有死而已!”

“有死而已!!”

“有死而已!!!”

士气,终于再一次回到了这支部队的身上。

“哼……先登死士?就让我来看看你们有多强吧!”

夏侯惇面上的冷笑凛冽肃?#20445;?#25805;控着胯下战马一路疾驰,一路斩杀向前,而他的方向,竟然是……先登死士的方位!

?#20445;∩保∩保?#25152;有挡路者,皆?#20445;?/p>

夏侯惇犹如地狱中浮现的恶鬼一般,舞动长刀在袁绍军的人丛中奋力前行,向着己方左翼奋勇突进。鲜血如花般在他的四周?#36861;?#32509;放,染遍了他的全身?#24405;住?#19968;小撮士兵自发地尾随在他的身后,挥动刀枪伴随着主将向着那个方向突击不停。

“若是……能一举击溃这支先登部队的?#21834;?/p>

尽管曹操初?#20960;?#20182;的,只是一个尽量拖住敌人,维?#32456;?#32447;的命?#30591;?#20294;此刻显然已经杀红了眼的夏侯惇,已经无?#31455;?#35745;这些了。

即便,是死了也无所谓,反正妙才和?#26377;?#36824;在!不如……就让我用命去赌一把吧!

“先登!受死!”

破开了数十丈长的阵线,夏侯惇终于看见了前方自己期待着的敌人。而此刻,自己的身上已经带上了大大小小数十处的伤痕。而原本青色的战袍盔甲,已经被血?#22659;?#20102;紫红色。

少数是自己的,绝大多数是敌人的。

怒喝一声,夏侯惇一?#30446;?#19979;战马,?#24067;?#21152;到了最高速,甚至没有再理会身后的士卒,孤身一人冲向了那支巨盾如墙,巍然不动的部队。二者之间的距离,仅有百五十步!

“备——”先登死士盾阵内部,传来了一个拉长的洪亮命令声。簌簌的弩箭上弦之声随之响起,前排的四十名士兵?#36861;?#20030;起了手中强弩。

仅余百步!

“候——”那声音,稳健而坚实。握住弩机的四十双手,同样稳健而坚实。

仅余五十步!

“放!”声音骤然变得短促,干脆而有力。随着那一声的响起,夏侯惇看见了?#40644;?#23494;密麻麻的飞?#21462;?/p>

那是四十枚以机括射出,?#25558;?#36275;以轻易勒杀马匹的强弩箭。

暴雨迎面。

五十步,这是先登死士手中所?#26234;?#24361;的最佳杀伤距离。纵使有着极强的?#25558;ⅲ?#20294;没有羽翼的弩箭无法在飞行中长久地保持平衡,无法及远。但若在它们稳定的范围之内挨上,则完全与近身的一击枪刺没有太大的区别。麹义昔年曾经做过实验,在二十步内,这样的弩箭甚至可以一次洞穿三具并排放置的人体。

一声马儿长嘶,随后,夏侯惇与胯下的战马同一时间成为了一尊?#38477;?#20043;上的血喷泉。

带有精深血槽的弩箭,只要是对于体内有着血液在流淌的物体,都是绝对致命的。

长嘶绝停,战马连同它背上的骑士一并轰然倒下。鲜血混着泥土,在地面上染出了?#40644;?#37233;紫。

曹操军的士兵们愣愣地望着眼前的景象。他们没有料到,原本杀气磅礴,以?#20570;?#19975;钧之势向着袁绍军发起冲锋的夏侯将军,竟然只接近到先登死士的五十步内,便这么窝囊地倒下死去。

而造成这一切的,竟然仅仅只是先登部队的二十分之一而已。

先登死士重新开始了移动。拔起巨盾,向前两步,放下。拔起巨盾,向前两步,放下……

那稳定而坚实的节奏,再一次?#20040;?#22312;了曹军士兵的耳膜与心头上。

原本刚刚?#36824;?#33310;起的士气,此刻又再度低落下去。

武勇过人的夏侯将军,甚至连他们的周身五十步都无法靠近。那么,自己?#24544;?#22914;何抵挡这样的部队?

倏然间,一个身影自血泊中爬起。

如果说方才的夏侯惇像是被血染遍的话,那么现在的夏侯惇就完全是刚?#19978;?#34880;的浴池之中走出。

他身上?#24405;?#21407;本的颜色,已经完全不可辨认,尽数被浓烈的猩红包覆在其下。自发梢到衣角,都在不停地点点滴滴向下流淌着血?#24013;?/p>

他的身上,插着近十根先登死士的弩箭,有些,甚至已经接近没尾。

夏侯惇没有死。在先登死士发射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提动马缰,带动身下战马人立而起,以马腹挡住了弩箭大多数的力道。

然而尽管如此,自马腹中透体而过的弩箭,依然带着残余的力道,结结实实地钉在了夏侯惇的肉体之中。

好在,没有伤到什么致命的要害,但,即便光是流血,只怕也会要了他的性命了。

?#24590;?#30528;站起的夏侯惇,双目中已是?#40644;?#34880;?#20426;?#36830;同他身上淋漓的鲜血,自远处?#24904;ィ?#31455;是尽皆?#40644;?#28145;红,已找不到他的双眼在?#26410;Α?/p>

夏侯惇喘息着将手伸到下体之处。那里,一根弩箭自下而上,深深钉在了两腿之间。

那是他提马之时,身体随着马身的上扬而后倾时,自下而上穿越马腹钉入的。若是力道再稍稍大上一点,这枚弩箭便要直穿入腹。

“唔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嘶?#23682;部?#30340;?#31181;?#29378;吼,夏侯惇伸?#32622;?#22320;一拔。一道血箭再度飙?#26705;?#33258;两腿之间向下噗地射向地上。

战线之上,正在交战的袁曹两军士兵,也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兵器,痴痴地望着那个巍然站立的高大男人。

他的手中,握着一支长不逾尺的弩箭。锋锐狼牙型的箭头之上,赫然钉着一枚金桔大小的肉色圆球,浮满了红色的血丝,还在不停向下流淌着白色的乳液。

?#24052;?#21834;啊啊啊啊!!!!!!!!!!!?#27605;?#20399;惇将那只弩箭高高举向天?#30504;?#21457;出了一声令得他此后在史书之上永世留名的?#27785;宜缓稹?/p>

?#26696;?#31934;母血,不可弃也!!!!!”

`

?#31350;?#23436;今天的这章,会不会又有很多人要打我?抱头……】



下?#40644;?
回首页: 天火燎原
上?#40644;?

浙江福彩12选5开奖号码
打龙虎300快怎么赢2000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500 球探网球比分直播 双色球杀号选号器 青海快3今日可追号 分分彩定位胆最聪明的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规则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 20选五带线走势图 安徽11选五开奖号码一定牛 沙巴体育平台登录 博猫娱乐 秒速时时彩官方金祥 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