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042

所属目录:天火燎原    发布时间:2014-09-01    作者:跳舞

“公瑾果然是人中龙凤,对这等此前完全没有碰见过的状况,都能分析得如此准确。如此活命之恩,曹操当拜之以谢。”

本阵中,曹操满面微笑,向着周瑜微微一躬身。

尽管这样的人才,若是招揽至自己麾下,那么必当是日后取天下的一大助力。而留在孙坚身边,则日后战场相逢,自己便要多留几个心眼了。但明知周瑜与孙策的关系,曹操却是丝毫没有提及任何延揽的意思。

“曹公客气了。我们也只不过是想要一条自己的生路罢了,怎敢居功?更何况,若是没有曹公,我们便是想出了破解的办法,也不可能付诸实施的。”

周瑜淡淡一笑,微微一欠身还礼于曹操:“既然此间事已经了结,那我们也不必久留了。日后若有机会,或许还会与曹公在战场之上见面。”

曹操点了点头,微笑道:“如此,我也不便再留。诸位各有各的所属,已经帮了我曹操许多。那便请自便吧。”

“哦?#25165;?#21862;,那就各自闪人啦!”

甘宁?#33258;?#19968;旁,一边百无聊赖地掏着耳朵,一边打着哈欠听着曹操与周瑜那无聊的对话,终于听到了结束的时刻,懒洋洋地站起身来,走向一旁的坐骑。

他的下身依旧是那条破烂不堪的蜀锦裤子。回到了曹操军本阵之后,曹操曾很有礼貌地问他,是不是有必要为他准备一?#20934;?#26041;士兵的服装,却被他满脸鄙夷地拒绝了。

要让甘宁穿上那?#20063;?#25289;几,难看到了极点的粗布?#36335;?#36824;不如杀了他来得干脆点。

项逸等人纷纷与曹操见礼,随后也各自跃上自己的马背,一拱手告辞了。唯有慈苦,双手合十一拜之后,步行而出。

六人各自向着自己来时的方向,四散而去。

曹操望着六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双目渐渐眯缝了起来,其间的精光一闪即逝。

“主公,既然方才已经动了杀机,为何又……”

荀彧走到了曹操身后,淡淡开口道。

“还不是时候。”

曹操缓缓摇了摇头,开口道。

方才,他的确依然对这六人动了杀机。项逸是西凉之主,黄?#20197;?#38889;玄手下,想来也必定是首屈一指的重要武将。孙策,是那个江东之虎的儿子,未来的继承人。而他的好友周瑜,也必定是他们阵营中不可替代的军师。若是除去了这四人,那么对这三个势力的打击都将是巨大,甚至无法弥补的。

而那个水贼头子甘宁,竟然能在一对一的较量中格杀文丑。叫做慈苦的比丘虽然未曾展露身手,但同样身为隐曜的他,实力绝不会弱。这两人虽然都没有从属于任何势力,但日后难保不会被哪一方延揽过去。若是现在除掉他们,也总也少了点后患。

“这六个人中,有五个隐曜,或是同一级别的武将。阿虎他们只有三人,就算连带上本阵之中的士卒,要杀他们依旧不易。说不定……连我也会有危险。”

曹操沉吟一刻,捋着长须缓缓开口道:“何况,虽说杀了他们,的确可以削弱那些势力,但随之而来的反扑,也是我现在不希望看到的。项逸军虽说?#23545;?#35199;凉,但听闻吕布对他甚是看重,两军的关系暧昧得不寻常。若是他要为项逸报仇,对现在的我们而言,是个大麻?#22330;?#32780;孙策周瑜若是死在我手上,孙坚却是定会不惜一切举军前来复仇。”

“现在我们的首要目标,应该是迅速北上,抢夺袁绍死后所留下来的地盘才对。他那三个儿子,听说原本就为夺嫡而闹得不可开交,自身又全都是草包篓子。他们的?#31995;?#19968;死,河北必定顿时乱成一团。这样的机会不把握住,那这一战的功夫岂非全白费了?#20426;?/p>

荀彧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主公深谋远虑,非属下所能及。”

“总之,先把河北握在手中再说吧!有了并州、冀州和?#38393;?#20043;后,不出两年,我的实力便足以摧垮吕布了。其后的袁术孙坚,刘表刘焉之辈,更是不在话下!抓住这黄金的两年,才是我夺取天下之路中最重要的一段啊!至于那几个?#19968;鎩?/p>

曹操微微一笑,嗤道:“他们的生死,根本不足以撼动大局啊!”

……………………

“好了,要说什么就说吧!?#19968;?#36214;着回船上呢!”

距离战场数十里之外的一片小树林中,一?#27915;?#28779;正忽明忽暗地燃烧着。项逸,孙策,周瑜,黄忠与甘宁正围着篝火坐在四周。

在离开曹营之前,周瑜便以不为人知的手法对众人传递了消息,尽管分头离开,但在脱离曹操军的视线后,却又在此处重逢。

除了慈苦,那个似乎对世事漠不关心的比丘。一俟离开曹营,他便直直向着东方徐州的方向步行而去。

“我……向曹操隐瞒了关于刘篌的事情。”

周瑜盘膝而坐,斜倚着一棵树干,束起长发的银环在火光的照耀下?#20102;?#19981;定,照映得那张俊秀的脸丝毫不沾烟火气息。

“为什么?#20426;?/p>

孙策在曹操军本阵听见周瑜所言时,便已经在心中存了个大大的问号,只是不方便开口质疑而已,此时听见周瑜这?#27492;擔?#31532;一个忍不住发?#23454;潰骸?#37027;个时候我就想问你了。刘篌的能力,我们大家都看见了。若是他全力支?#33267;?#22791;,不管是在暗中也好,明处也好,都是个很大的麻烦啊!把刘篌的打算告诉曹操,让曹操把刘备那?#19968;?#24178;掉不是正好?#20426;?/p>

“不……”周瑜摇了摇头,反?#23454;潰骸?#37027;么你觉得,那之后会怎样?#20426;?/p>

“那之后怎样?什么怎样!就是刘备被干掉啊!叫刘篌的那个?#19968;?#35828;得很清楚了,他要扶植刘备,复兴汉?#25671;?#24178;掉了刘备,他还能兴起什么风浪来?#20426;?#23385;策晃了?#25991;?#34955;,满脸疑惑。

“首先,现下的?#39318;?#21487;不止刘备一个。”

周瑜淡淡一笑,望着面前这个脑筋简单的好友:“荆州有刘表,益州有刘焉。这两人的实力,都在刘备之上。纵使刘备被曹操除掉,刘篌依然可以转而支持那两个势力。虽然不知道为什?#27492;?#20250;选择刘备,但至少现在,刘备的势力是最弱小的那一个,也是最不具备威胁的那一个。”

“对……对啊……还有刘表和刘焉呢!”孙策这才想起,汉?#26131;?#20146;血脉,并不止刘备这一支:“那,公瑾你既然说首先,那么还有什么呢?#20426;?/p>

周瑜没有直接回答孙策,反倒是转向了项逸,笑着?#23454;潰骸?#20271;凌兄以为,曹操此人如何?#20426;?/p>

“曹操……人杰也。”项逸略一思索,庄容答道:“昔日汝南名士许劭对他的评价便是,?#38382;?#20043;能臣,乱世之奸雄,此语深得我心。此人胸中丘壑万千,我所见过的天下群雄之中,还没有一人能及得上他。”

“伯凌兄与我所见分毫不差。”周瑜盎然一笑道:“曹操其人,目前的势力还不算太大。但若是任由他轻易取得了袁绍留下的河北大片土地。只怕天?#24405;洌?#20877;没有别人可以制衡了。”

“所以,你的目的是……”项逸皱了皱眉头,已经约略猜到了周瑜心中的打算。

“曹操和刘备,目前依旧是盟友的身份。若是将这样一个人留在他的身侧,总也是个掣肘。”周瑜笑了笑道:“刘备虽弱小,但至少还有着刘篌的助力。若是容留他再发展些时日,一朝与曹操反目,必将打伤曹操的元气。”

“好吧……大爷我知道了,但那跟本大爷有什么关?#30340;兀俊?/p>

甘宁喉咙里呜噜了两声,一脸不?#22836;?#22320;嚷了起来。他不过只是长江之上的水贼头领而已。这些诸侯之间的杀伐,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刘篌是站在刘备一方也好,曹操一方也好,那与他又有何干?

“虽然对曹操隐瞒了刘篌的事情,只是希望他掉以轻心,但……”周瑜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对于我们?#27492;擔?#32477;对不能忽视这样一个可怕的?#19968;?#30340;存在。那个?#19968;?#30340;身份、实力,还有该如何应对……我想,我们需要……”

“不,你们什么都不需要。”

浑厚而富有磁性的男声,自密林的深处响起。幽暗的树木之中,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身影缓缓浮现在众人的眼帘中。

刘篌面上带着淡雅的笑意,步伐轻巧而稳定,一步步自夜晚浓密的黑暗中走出。林间的夜风轻轻拂动他的长发,吹起他的袍脚。

“刘……刘篌!”

孙策满面怒容地自火堆旁一跃而起,呼吸间,已经自背上抽出了那柄门板宽的巨剑,?#20219;?#22320;指向了骤然出现的刘篌。

方才在这里的六人,竟然没有一个发现,他已来到了自己身边那么近的地方。

项逸也缓缓站起,自身后的马鞍上摘下了霸王,冷冷注视着刘篌。而甘宁这一?#25105;?#27809;有再托大,?#32456;?#19968;抖,虽然无形无影,但众人都知道,一柄冻牙已经握在了他的掌中。

黄忠自背后从不离身的弓囊中取出了那柄长弓,但却没有搭箭上?#25671;?#20197;他出手的速度,着实没有必要在动手之前,便拉满了弓对准敌人。心念动,箭便已到。

“干什么都这般如临大敌的样子?#20426;?#21016;篌展颜一笑,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浮现出的笑容,几乎带有足以杀人的魔力。

“怎么?之前的伎俩没有杀掉我们,现在要来补刀了么?#20426;?/p>

孙策冷笑着望着面前的刘篌,哼了一声道:“行啊,你那高贵的手,依旧还是不能沾血是吧?那就让你身边那个小鬼出来吧!”

“不……我的确是为了你们的性命而来,不过,这一次要动手?#30446;?#19981;是元英呢……”

刘篌言笑晏晏,自黑暗中缓步向着众人走来。

待到刘篌完全步出黑暗之时,众人也看见了他身后跟随着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小的,自然是那个小?#33258;?#33521;。这是众人原本便料想得到的事情。但……大的那一个……

“吕布?#20426;?/p>

项逸皱起了眉头,望向跟随在刘篌身后的吕布。方才一场大战之时,?#21988;?#20381;旧留在那山坡之上,原本是留待吕布回去之后取走的。但此刻的吕布,却并没有骑着?#21988;茫?#21482;是步行着跟随在刘篌身后。

而且,?#27492;?#30340;那副样子,竟然与元英一般,像是以刘篌的仆人自居了。

“你没有去取?#21988;?#20040;?#20426;?/p>

虽然不明白吕布此刻为何亦步亦趋地跟随在刘篌身后,但项逸也没有直接开口质询,只是随口问起那匹天下绝顶的名驹来。

“?#21988;?#22312;林外。林中骑马,不是太不方便了么?#20426;?#24320;口回答的却不是吕布,而是淡雅微笑着的刘篌:“怎么,项逸,难道你心中最关心的,竟然只是区区一匹马的下落么?#20426;?/p>

项逸此刻才将目光自吕布身上转投向刘篌。吕布……竟然连回答自己的话,都要由这个刘篌代劳了么?

“哼……天下?#29134;?#30340;吕布?这个称号你以后不要再用了,因为……你不配!”

甘宁满脸不屑地讥笑着,撇着嘴上下扫着吕布,打断了项逸与刘篌的对话。

“你背弃丁原,是为了?#21988;謾?#32972;弃董卓,是为了野心。这些……说出去也还不算丢人。本大爷一向认为,男人,想要什么就去拿。至于用什么手?#21361;?#37027;根本无关紧要。所以,别人骂你三姓家奴,本大爷却不这么认为。”

“但是……你现在居然成了这个叫刘篌?#19968;?#30340;狗!这又是为了什么!”

甘宁原本中平的语声,骤然变成了高亢而激烈,充满了愤怒的咆哮:“为了活命么!因为这个男人比你强么!吕布,你根本不配做一个武将!你甚至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我之前……真的是高看你了!你永远都只能做一头摇尾乞怜的狗!跟随在这种长了一张女人脸的?#19968;?#36523;后,只求他赏赐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甘宁浑身上下的怒气,将面前的火堆吹得明灭不定,摇晃闪动,但吕布?#27492;?#20046;根本没有听见一般,只是低垂着头,静静侍立在刘篌身后,对甘宁的怒骂充耳不闻。

“不对……”项逸在心中暗暗忖道。

面前的吕布,虽然相貌依旧,但神情却完全不似原来的那个人了。以往自骨子里所散发出的倨傲与桀骜完全四嫂而空,平静的脸上丝毫没有任何表情。

而他的双目,竟然空洞得有如死人一般。

“不是不在乎甘宁的话……而是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一般……”

“你对吕布做了什么手脚?#20426;?/p>

项逸伸出手按在甘宁的肩膀上,止住了他的怒骂,冷声对刘篌道:“他的样子不正常。你用了惑心术?#20426;?/p>

“惑心术?怎么好像人人都以为,天下真的有这样的东西存在?#20426;?/p>

刘篌哑然失笑,摇头道:“我不会这种东西。若是会,也用不着那么麻烦了。直接对着你们使用,然后命令你们自杀,岂不是更方便得多?#20426;?/p>

他笑了笑,随后扭头向后,望着吕布:“我只是……能够让吕布听从我的话罢了。因为……”

“因为他本来就是先生的操线木?#21450;。 ?/p>

尖锐的男童音代替了刘篌的?#21543;?#26159;小?#33258;?#33521;开口了。他冷笑着望着面前的五人,满是得意:“要控制这?#24544;?#20861;般的?#19968;錚?#20063;只有先生能办得到呢!”

“这是什么意思!”

项逸心中暗暗一惊,却没有理会元英,而是冷眼望向刘篌,肃声?#23454;潰骸?#21525;布……什么时候变成你的操线木偶了?#20426;?/p>

“从……?#20197;?#36825;具躯?#25250;錚?#21019;造出那个名为吕布的魂魄开?#21450;。 ?/p>

刘篌淡淡地微笑着,但在火光的照耀下,那张俊美如画中美人的脸,却看起来有着一丝狰狞。

“名为吕布的……魂魄?#20426;?/p>

项逸死死盯着刘篌的脸,像是要丛中找出答案一般:“你是说……吕布……不,这个人,原本并不是吕布?#20426;?/p>

“没错。吕布,吕奉先,吕温侯,原本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刘篌微笑着望着吕布,满目自豪的光芒,?#36335;?#21517;匠望着自己最得意的作品一般:“世上所有的,只是这一具空无一物,失去了灵魂的躯壳而已。正因为他的魂魄完全来自于我,我才能够将他自由地操纵于掌心啊!”

“别……别胡扯了!本大爷才不信这?#27490;?#35805;!魂魄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被创造出来!”

甘宁?#36335;?#21548;见了时间最荒诞的笑话一般,仰面向天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天王老子么!上一个在本大爷面前?#21543;?#24324;鬼的?#19968;錚?#23621;然说说本大爷身上凶兆缠身,注定不得善终,只要给他十镒黄金,就能帮本大爷消?#30452;?#21380;。哼……知道那个神棍后来怎样么?想?#27492;?#30340;尸体,应该已经被长江里的鱼啃得差不多了吧!”

“小铃铛,你不信么?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呢……”刘篌无所谓地笑了笑:“本来,我也没必要一定让你相信不可。反正,你们也都是将死的人了。”

“是么?你觉得吕布再加上那个小鬼头,就能杀掉我们五个人么?#20426;?#29976;宁不屑地冷笑着道:“吕布虽强,但在虎牢关下还不是被刘备两个部将便揍得狼狈逃窜?#38752;?#20182;们两人取我们的性命,还差得远呢!”

“不,不是两人。”

刘篌微笑着摇头道:“元英之前太过轻敌,被你伤得不轻。虽然还能与人动手,我却是舍不得了。要杀你们的,只是吕布一人而已。”

“只……只是吕布?女人脸,你的脑子坏掉了吧?#20426;?#29976;宁先是一脸诧异,随后放声大笑了起来:“吕布不是你的狗么?你居然连他有几斤几两重都搞不清楚?能靠一己之力取我们五个人?#20934;?#30340;?#19968;錚?#29616;在还没有生出来呢!”

项逸却眉头紧锁,心下暗暗提升了警戒。虽然他?#19988;?#20013;的吕布,并没有刘篌此刻所说的那种实力,但不知为何,心底却总有种?#26412;?#21578;诉他,刘篌并不只是在吹大气而已。

刘篌悠然叹了一声:“吕布的实力,我自然清楚得很。莫?#30340;?#20204;五人。除了周瑜之外的任意两人齐上,他也未必能杀得了。但是……”

“只要稍稍解放一点他的能力,那便绰绰有余了。”

“解放?解放什么能力?难道你要告诉我,以往的吕布,全部的实力都被你锁在了体内,只能发挥个一成的实力么?#20426;?#29976;宁越发地放声狂笑了起来:“不过……不得不承?#24076;?#20320;的话倒是比那个长江里的神棍要有趣得多了!”

“不,并没有那么夸张。嗯……如果准确?#27492;?#30340;话,以往吕布的实力,大概是这具躯壳不足两成的样子。”

刘篌丝毫没有在意甘宁的嘲笑,而是满脸?#38505;?#30340;神情,略略思索了一下,微笑着道。

“别……别开玩笑了!你觉得这样的话能吓到我们么?#20426;?#21016;篌的神情,让甘宁也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但他却绝不肯在心底承?#24076;?#37027;个名为吕布,高踞天下武力巅峰的?#19968;錚?#21482;不过是一个仅能发挥面前这具躯体两成不到实力?#30446;?#20769;。

那么……这具躯体本身的实力,又该是多么?#26893;?#30340;境界!

刘篌淡淡一笑,话风却是一转,向着甘宁?#23454;潰骸?#23567;铃铛,你知道,吕布,吕奉先这个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么?#20426;?/p>

“啊?意思?#20426;?/p>

甘宁眨巴了两下眼睛,不明白刘篌为什么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但还是抓耳挠腮,勉力思索了半?#26410;?#36947;:“那个……布,就是布嘛,做?#36335;?#29992;的东西。当然是比较便宜的货色啦,只有穷人才会穿的!真搞不懂他?#31995;下瑁?#24590;么起了这么个便宜货的名字。要叫也该叫好听一点,比如什么吕锦啊,吕绸啊,吕缎啊……不像本大爷,你看看,本大爷?#30446;?#23376;,可是最高档的蜀锦做的哦!”

说到此处,甘宁竟然又洋洋得意起来,指着下身那条已经变成了短裙,曾经被称作裤子的东西炫耀了起来。

“然后嘛……奉?#21462;?#22857;就是捧着嘛!这个很简单。至于?#21462;?#26356;加简单,就是第一个的意思。所以……吕布的表字奉先的意思,就是说他是?#20381;?#30340;大儿子,是由接生婆第一个捧出来的!哇哈哈哈!本大爷实在是太有才了!”

项逸,黄忠,孙策,周瑜,都已经听得目瞪口呆。面前的甘宁,竟然白痴到了这样的境界?

不过,吕布的名字,似乎的确有些奇怪。名、字,互为表里,之间总有规律可循。

譬如项逸,?#26893;?#20940;。逸者,凌者,均为高于同群之意。伯字,乃长子之通字。

再如周瑜,自公瑾。瑜者,瑾者,皆美玉也。而公,则是表字中的无意义通字而已。

但吕布吕奉先,名与字之间无论如何解释,似乎却?#20063;?#20986;什么相通之联系。

此前无人留意,但方才刘篌如此一说,推想之下,这才发现这奇怪的一点。

众人自然明白,甘宁的解释?#30475;?#26159;胡扯,纷纷望向刘篌,待着他的解释。

听见甘宁的解释,刘篌缓缓笑着摇了摇头,道:“小铃铛,虽?#30340;?#21482;是个水贼,但即便是混黑道,?#20040;?#20063;应该略通些文字吧?#20426;?/p>

甘宁原本自以为解释得头头是道,却没料没刘篌一言否之,顿时满脸不爽,冷哼了一声,别过了脸去。

刘篌笑了笑,自口中轻轻吐道:

“布者,施也。因为这个魂魄,是由我之手而施予的。”

“至于表字,奉先的意思则是……”

“吕奉先,奉我刘篌之命为先!”

随着刘篌的话音落下,一直在他身后?#36335;?#27877;塑木胎一般的吕布,骤然动了。

而且,是快如?#20570;?#33324;的动。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吕布手中的?#24773;媯?#21010;过一道凄厉的弧线,自刘篌身后绕过,直刺向前方的周瑜。

那一戟,刺破了林间夜风,竟似连两人间的距离,都缩短了数倍一般,锁定了周瑜的胸膛。

?#30414;?#34507;!”

孙策怒吼了起来,飞身扑向了身旁完全来不及?#20174;?#30340;周瑜。不谙武艺的周瑜,若是被这一戟刺中,几乎便不可能再有?#20381;懟?/p>

刘篌的嘴角划过一丝笑意。这一戟,虽然瞄准的对象是周瑜,但真正的目标,却是一旁的孙策。

“当”地一声爆响,孙策连同身后的周瑜一起重重撞在了数丈后的一?#20040;?#26641;之上。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他?#31449;?#36824;是?#36182;?#20102;周瑜的身前,以手中的噬天剑挡住了吕布的那一戟。

所幸孙策所用的兵器,是那柄宽大超过人身的巨剑。只需横在身体之前,便足以挡下大多数的正面攻击,否则以吕布那一戟的速度,以普通的兵器,几乎根本无可?#24067;堋?/p>

周瑜噗地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在自己一袭白衣的胸前染上了一朵艳丽的?#26723;ぁ?#20182;自幼体弱,不谙武?#30504;?#23613;管方才那一戟没有直接刺中他,但那戟上所挟力道,却依旧透过孙策的身体,重重击在了他的身上。

孙策此刻也丝毫不必周瑜好过。仅仅是挡了吕布的一击,?#25112;?#30340;右手便已经整个失去了知觉。而那一戟的威力,将噬天整个带动,撞在了他的胸前。孙策顿时双眼一黑,胸前剧痛,几乎连呼吸都无以为继。

然而吕布却并没有就此罢手,双腿一错一抹,身形便已经向前滑动了丈余,手中画戟再?#28982;?#21521;了正倒在地上,呼吸艰涩,连站都无法站起的孙策来。

这五人中,最重要的便是这个能?#24067;?#27835;愈所有伤势的日曜了。刘篌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在此一举杀掉这五人,自然第一个对象便是这个江东之虎之子。

若是吕布的第一击刺向孙策,或许他还有可能?#30007;?#36530;开。但若攻击的对象是他的好友周瑜,孙策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手不管,眼睁睁看着周瑜死在自己的面前。

倒在地上的孙策,仅仅挨上了吕布的一击,便已经几乎丧失了战力。胸前的重击使得?#25991;詰目?#27668;尽数被逼出,而肌肉的麻痹使得他在短时间内连呼吸都无法做到。双眼之间漆黑一片,耳朵里也尽是嗡嗡的响声,莫说躲过下一击,他此刻甚至根本无法对吕布的第二击做出任何?#20174;Α?/p>

第二戟,已经挥到了孙策的颈间不足一尺。仅仅是挥动时所带起的劲风,也已将孙策的面庞上刮开了一道细小的?#19997;凇?#30524;见着,只用了仅仅两招,吕布便要将他的?#20934;?#21462;下。

嗤一声破空,吕布手中的画戟却在其势达?#32467;?#23792;之时,以完全没有任何艰涩的顺畅反?#21482;?#22238;。一支羽箭被戟上月?#35874;?#20316;两?#21361;?#27498;歪斜斜地插在了地上。

黄忠长弓在手,颌下白须凛凛,正圆睁双目瞪视着吕布。



下一篇:
回首页: 天火燎原
上一篇:

浙江福彩12选5开奖号码
捕鱼达人4破解版无限金币 彩票开奖号码 广西快乐双彩历史开奖 竞彩足球现场直播 彩图信封藏宝图玄机报 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任三 新疆11选5开奖数据 北京赛车pk10直播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是多少 ag回血上岸的例子 国际学校排名 福建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百乐森林舞会单机 广州鑫途大赢家三张 彩投彩票网官方网